尉易 作品

桃吾×綾瀨川

    

江晴說:“奶奶,你知道不知道溫可柔背後的靠山是誰?可是陸家總裁陸岩深!我們要是得罪了溫可柔就等於得罪了陸深岩,得罪了陸岩深我們江家還能有活路嗎?!奶奶,我實話跟您說,溫小姐已經聯絡過陸岩深了,陸岩深很快就會來找你要的,你就是不給我去送人情,你也保不住這顆冰肌丸!”江老夫人氣,“不管你怎麼說我都不會把最後一顆冰肌丸拿給你!你走吧!彆在這兒氣我了!”江晴比她還生氣,“奶奶,您怎麼就這麼頑固呢!您是老糊...-

於此同時,江老夫人正在教育自己的孫女江晴,

“我早就跟你說過離那個溫可柔遠點,你就是不聽!我們江家三代從醫,冇有一個戲子!我不可能讓你去演戲!

還有,你也彆打冰肌丸的主意,那是我江家的傳家寶,是要一代一代傳下去的,如果不是你哥揹著我偷偷拿出去賣了,我斷然不會讓它出現在市麵上!”

江晴聞言很生氣。

她就是想跟著溫可柔一起當大明星!

當大明星多風光啊,她纔不想當什麼破醫生!

江晴先不跟老夫人爭論這個,她現在隻想拿到冰肌丸,隻要她拿到了冰肌丸,就可以找溫可柔拍第一部戲了!

有溫可柔帶著她,她肯定也能火!

江晴說:“奶奶,你知道不知道溫可柔背後的靠山是誰?可是陸家總裁陸岩深!我們要是得罪了溫可柔就等於得罪了陸深岩,得罪了陸岩深我們江家還能有活路嗎?!

奶奶,我實話跟您說,溫小姐已經聯絡過陸岩深了,陸岩深很快就會來找你要的,你就是不給我去送人情,你也保不住這顆冰肌丸!”

江老夫人氣,“不管你怎麼說我都不會把最後一顆冰肌丸拿給你!你走吧!彆在這兒氣我了!”

江晴比她還生氣,

“奶奶,您怎麼就這麼頑固呢!您是老糊塗了嗎?溫可柔想要冰肌丸,你與其僵著不給她,還不如買個好送給她。她高興了陸岩深就會高興,陸岩深高興了,我們江家也能跟著沾光,多好的事情啊!”

“你趕緊走,我不想看見你!走走走!”江老夫人怒吼。

江晴還想說什麼,唐寶寶突然來了!

江晴不認識唐寶寶,但是看她比自己漂亮,難免有些嫉妒,皺皺眉頭盯著唐寶寶看。

江老夫人也已經把注意力全放到了唐寶寶身上,表情瞬息萬變,“你、你是……?”

不等下人介紹,江老夫人突然從椅子上站了起來,顫顫巍巍的走到唐寶寶身邊,緊緊拉著她的手,又驚又喜,

“你是……你是……?”

唐寶寶聽的雲裡霧裡,她禮貌迴應,

“江奶奶好,我叫唐寶寶,我爺爺叫唐穩,爺爺說是您的故交,特意托我來拜訪您。”

老夫人的眼睛瞬間紅了,“唐穩!!!他,是他救了你?”

“嗯?”唐寶寶明顯聽不懂。

“當年……當年……當年……”大概是往事不堪回首,所以江老夫人激動的語無倫次,眼淚奪眶而出。

唐寶寶一臉茫然,“……”

她今天來拜訪江老夫人,一是因為下山時爺爺說了江老夫人是他的故交,有什麼需要幫助的,可以找她。

二是因為江家是開醫館的,她想通過江家賺錢。

如今在武術界她威名顯赫,怕是冇人敢在約她打拳賽,不打比賽她就不能賺錢,所以她想換個掙錢的門路。

她想製些藥劑,藥丸,膏藥什麼的,通過江家賣出去!

這樣既不會暴露自己能力,又能賺到錢,一舉兩得。

隻是她冇想到,江老夫人好像認識她!

“活著就好,活著就好,活著就好啊!”

江老夫人一邊哭著一邊唸叨著,她緊緊拉著自己的手捨不得鬆開,好像一鬆開,她就會丟了似的,寶貝的不得了。

唐寶寶完全不知道自己和江老夫人的關係,接不上話,隻能一臉茫然的陪著笑。

-江家的傳家寶,是要一代一代傳下去的,如果不是你哥揹著我偷偷拿出去賣了,我斷然不會讓它出現在市麵上!”江晴聞言很生氣。她就是想跟著溫可柔一起當大明星!當大明星多風光啊,她纔不想當什麼破醫生!江晴先不跟老夫人爭論這個,她現在隻想拿到冰肌丸,隻要她拿到了冰肌丸,就可以找溫可柔拍第一部戲了!有溫可柔帶著她,她肯定也能火!江晴說:“奶奶,你知道不知道溫可柔背後的靠山是誰?可是陸家總裁陸岩深!我們要是得罪了溫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