榭容 作品

第二章

    

憐,謝居這老流氓自己不當人,更不把孫濤當人。葛佑華嘴角抽了抽,他都看出來了,Niko從一開始就冇想跟Joy好好打,現在純屬戲耍人玩呢。孫濤也是,什麼事都非要較真,平時挺聰明一人,關鍵的時候開始冇腦子,也不想想Niko為什麼走了三年,說回來NTN就讓他回來,頂層那間謝居的房間也一直給他留著,這麼久了都冇人住進去。好歹Niko算個老前輩,連點禮貌也冇有,現在搞得自己下不來台,贏贏不了,輸又不願認。一局...-

謝居選了一個大守護者——蓋倫比爾。

英雄造型是一隻黑熊。

在臨境這款電競遊戲的所有輔助中,大守護者的血量最厚,冇有之一。

“你選個輔助什麼意思?看不起我嗎?”孫濤冷著聲問道。

等了一會發現謝居冇理他,一看介麵才注意對方一進遊戲就把麥給關了。

孫濤憋了一口氣,手指劈裡啪啦飛快在鍵盤上敲擊,螢幕左下角彈出一行文字。

【Joy】:為什麼不拿邊路英雄?你選個輔助什麼意思?

【梵格小眾男裝服飾店】:你是小孩嗎?搞英雄歧視是不對的,看不起輔助?

孫濤莫名覺得對方那句小孩就是在嘲笑自己,怎麼看怎麼不爽,剛要回擊又想起來玩輔助的辜一鳴還在自己身後站著呢,一句兩句根本說不清,到嘴的話硬生生的又被他給嚥下去了。

【Joy】:一會輸了彆給自己找理由。

【序數小眾男裝服飾店】:謝謝關心。

孫濤直接氣笑了,也不再多說,來到對線就操作英雄清兵線。

一開始雙方的情勢都算正常,孫濤前期還單殺了謝居一次。

到後麵經濟上來了,各自買了裝備之後,對局的走向就開始朝著詭異的方向發展。

孫濤清兵線,謝居也清兵線。

孫濤清完兵線打謝居,謝居站在原地繼續慢吞吞的清兵線。

法師洛斯的技能一套砸在大守護者身上,也冇能把對方帶走,僅僅隻掉了1/3的血量。

媽的,真特麼抗揍。

孫濤在心裡罵了一句,打開英雄介麵,發現謝居居然連基礎裝備的鞋都冇買,上來就出了兩個大魔抗裝,一個法防一個回血,第三件剛出了個小件,看著還是件重裝。

孫濤臉都黑了,這遊戲打到天黑都不一定能打完,而且他也意識到如果再讓謝居這樣下去,後期他根本就冇法和謝居打。

因為打不動。

而謝居也冇給孫濤迴轉的機會,孫濤去自己野區刷野,謝居也跟著去,打到最後一絲血時謝居直接一懲戒將野搶走了。

【梵格小眾男裝服飾】:謝了。

孫濤:“......”

他打野怪搶不過,打對麪人家又不疼不癢,孫濤一時間突然不知道該怎麼乾什麼,待在草叢邊像個傻子。

大守護者的爪子普攻被動具有毒性效果,敵人被爪一下不疼,但是會持續掉血,隻要孫濤操控洛斯過來刷野,謝居連技能也不放,就普通攻擊,熊掌在脆皮法師頭頂一拍一爪子,洛斯的英雄就會跟著身體一陣搖晃,空白處不斷出冒出:-150,-120,-80,暴擊-250,-100......

屬實傷害性不大,侮辱性極強。

辜一鳴站在孫濤背後,原本抱著手臂站在那像座門神,後來嘴唇緊抿,最終默默掏出口罩戴上,身體抖得像犯了帕金森綜合症。

周樂達不像辜一鳴那麼能忍,憋到極限就從鼻子裡噴出一聲兒,隨後不怎麼走心的掩飾性咳嗽,聽的孫濤眉毛都快皺到一起去了。

周樂達看著電腦螢幕上,大守護者清完兵線就去刷對麵的野區,刷完野區又回來清兵線,清完兵線再去刷自己的野區......

一看經濟,簡直富得流油。

他突然記起自己還在其他戰隊的時候,隊內教練拿謝居打野的奪冠錄像當覆盤材料,指著投屏上恐怖的經濟差,說Niko像隻吞金獸。

周樂達搖了搖頭,心裡突然覺得Joy有點可憐,謝居這老流氓自己不當人,更不把孫濤當人。

葛佑華嘴角抽了抽,他都看出來了,Niko從一開始就冇想跟Joy好好打,現在純屬戲耍人玩呢。

孫濤也是,什麼事都非要較真,平時挺聰明一人,關鍵的時候開始冇腦子,也不想想Niko為什麼走了三年,說回來NTN就讓他回來,頂層那間謝居的房間也一直給他留著,這麼久了都冇人住進去。好歹Niko算個老前輩,連點禮貌也冇有,現在搞得自己下不來台,贏贏不了,輸又不願認。

一局自由solo足足抻悠了半個多小時,最後還是孫濤實在受不了了,在鍵盤上打了句:

不玩了,算你贏。

事情才告一段落。

“輔助和法師之間本來也冇可比性。”謝居語氣平平,“小孩子年輕氣盛,磨練磨練性子倒也挺好,不用太慣著。”

孫濤在那之後雖然看起來老實多了,但明顯對於謝居的加入還是有些耿耿於懷。

-

中都NTN電子競技俱樂部,國內有名的豪門戰隊,旗下不止擁有Encounter·臨境這一款遊戲的俱樂部,包括CS:GO、穿越火線、逆戰、槍戰王者等多個電競分部。

臨境分部基地位於市中心的黃金地段,正對著的就是中都有名的月江,一到夜晚橫跨月江的長橋上燈明璀璨,來往的人流車輛熙熙攘攘,站在樓內的落地窗前向下俯視,腳下的繁華景象儘能收入眼底。

基地大樓共5層,一層主要是醫務室、青訓營訓練室和教練室,二層主食堂、二隊訓練室、休息室,三層主運營、工作人員辦公區、心理谘詢室、直播間,四層宿舍,五樓一整層則是專供一隊隊員使用的,有單獨的臥室餐廳,理療室和訓練室。

謝居的房間位置很好,晚上從窗戶向下看正對著江景,白天拉開窗簾就能照進來太陽光,房間內的桌椅床鋪原封未動,屋裡也很乾淨,有保潔阿姨定期過來打掃。

“Niko,彆忘了九點半的追風計劃。”葛佑華看見謝居在樓上,腳步頓了一下,不忘出言提醒,“有資質不錯的選手你留意一下,到時候聯絡人事部看能不能來咱們這,一隊馬上就剩你們幾個了,邱澤倒是在二隊相中一個,就是跟Joy撞位置了……他應該跟你說了吧?”

邱澤,NTN星迴戰隊老牌教練,說話直接,常常一針見血,而且天生臭臉,冇表情的時候看起來有點凶,甚至心情好的時候都被認為是在“不高興”,青訓營的小孩見了都恨不得繞道走,人送外號玻璃心終結者。特彆惜才,當初謝居合同到期要走的時候兩人還不顧死活吵了一架。

要不是因為當初那些爛穀子事兒,現在星迴又能多拿兩個獎盃......

“嗯,說了。”謝居輕笑,不知想到什麼,說了句:“我覺得挺好,至少心裡素質還算過關。”

“先這樣吧,你知道就行了。”葛佑華擺了擺手,回頭拿了份檔案轉身就急匆匆下樓,“我要去總部一趟,過後有什麼事你再跟我說。”

葛佑華口中所說的“追風計劃”,是青浪app與NTN星迴戰隊、GU花火戰隊共同合作開展的項目。

官方資訊意旨,為了在電競行業遴選和培養更多有潛力的青年選手,讓電子競技領域的職業化發展,也給更多熱愛電競、有電競夢想的年輕人提供一個展示的機會。

說白了,俱樂部也是希望能夠挖掘出有天賦的選手,給自己戰隊增加新鮮血液。難得的舉行了一次線下選拔賽,通過初試和複試兩輪比賽,剩下的選手將分成上下午兩場進行最終的練習和比賽。

優勝者和表現優異的選手,平台會為其提供職業機會,獲得職業電競選手的訓練和生**驗。也不乏有幸運的,能直接被俱樂部看中,邀請加入。

俱樂部現在還冇正式官宣謝居的身份,他的隊服也冇做出來,謝居不喜歡穿彆人的衣服,還是早上簡簡單單的一身,配上那張帥臉,妥妥的像是來參加戲劇表演的大學生。

來這參加比賽的都是男生,女生冇幾個,基本也都是陪自己男朋友過來的,天氣熱,她們就躲在廣場外圍的樹蔭下坐著,手裡拿著比賽單位人員免費發放的小扇子一下下扇著。

謝居跟門口的工作人員驗證身份後,直接進了場地。

一眼望去裡麵選手至少二三百人,此時都已經各自找好了位置,正坐在電腦前隨機組隊進行賽前練習。

謝居在選手身後的過道裡邊走邊看,雖然他冇穿戰隊隊服,但脖頸上掛著寫有“工作人員”字樣的藍色工牌,倒也冇人過來阻攔他,偶爾幾個參賽者,在選英雄的空擋回身瞄了瞄謝居,似乎在猜測他的身份。

謝居眼神在選手們的螢幕與鍵盤上掃過,看似漫無目的的在場地內逛著,偶爾會停在某個選手身後觀望一陣,不過時間都不算太久。

謝居一連過了五十來個人,終於在轉悠了一個多小時後,讓他找到一個能令他稍微提起些精神的人。

那名選手坐在靠牆角的位置,身穿一件黑色短袖,膚色略白,有些瘦,從側麵看上去大概十**歲,頭戴銀白耳機。少年的下顎線清晰筆直,給人一種鋒利的感覺。

謝居首先注意到的是那雙放在鍵盤上的手。

男生手指乾淨修長,指甲修剪的很整齊,指尖靈活的在黑色鍵盤上晃動,敲擊出一種快速而穩定的節奏。

謝居直接來到男生背後,視線略過他的肩膀看向了桌子一角,上麵放著選手的入場資格證,白色卡片上寫著參賽者的基本身份資訊:姓名:沈琢,年齡:18歲,身份證號:XXXX......

沈琢。

謝居在心裡默唸了句。

此時電腦上對局已經接近尾聲,男生操控的射手在敵方高地塔下極限輸出,加上隊友的配合,各種技能劈頭蓋臉的扔過去,逼的對麵剩餘一人隻能縮在水晶裡,無法出來。

最終兵線進塔,五名選手成功推掉水晶贏得勝利。

謝居眼看對方絲毫冇有停頓的意思,就要拿起鼠標點擊隨機匹配,根本冇注意到自己身旁多了個人。

隻得無奈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沈琢轉過頭,本來冇什麼表情的的臉上,在看到謝居的那一刻神色變得愕然,嘴裡不由自主說了句:“Niko……”

男生正臉看上去顯得年齡更小,此時因為驚訝眼睛睜得略有些大,看起來有點可愛。

謝居詫異的挑了下眉,冇想到這麼久不打比賽了還能被人認出來,他輕笑道:“你認識我?”

沈琢在見到謝居的一瞬間呼吸微微一滯,大腦一片空白,心跳隨著時間驟然加快,連謝居說了什麼一句都冇聽清。

謝居見狀有些好笑,伸手在沈琢眼前晃了晃,“發什麼呆啊,我有這麼嚇人?”

“冇有,不嚇人。”沈琢回過神立刻移開目光,隨後反應過來覺得這樣不禮貌,隻能眼神直直的盯著謝居的衣服看,模樣顯得有些侷促。

“彆緊張,我就是隨便問問。”謝居一隻胳膊搭在沈琢背後的椅子上,語調溫和親切,頗有幾分鄰家大哥哥準備同自家弟弟談心的架勢,身體將沈琢完全擋住,幾乎要把他圈在牆角裡。

“嗯,你問。”沈琢身體坐的筆直,不動聲色的向裡麵挪了諾。

“打臨境多久了?”謝居問道,“我看你天賦挺不錯的,反應快,大局觀也可以,想不想來俱樂部?”

沈琢聽到後半句心中驀地空了一拍,頓了頓回到:“上初中的時候就開始打了,但是白天要上學,時間不夠。”

“初中,那是挺早的。”謝居笑到,“不過既然上學還是以學業為主,畢竟萬一以後打不成職業還有個學曆傍身,找工作也方便。”

沈琢聽到謝居這句話心裡酸酸澀澀的,忍不住眼眶有些紅,卻還是點著頭“嗯。”了聲。

謝居低頭看著沈琢,一時冇再說話,隻是在心裡猜測,可能這小孩家庭條件不太好或者是有什麼難處。

兩人之間一時同頻,短暫的在這周遭嘈雜的環境裡產生了一個安靜的小空間,外圍清脆的鍵盤鼠標聲不絕於耳。

謝居看情況也不好再多說什麼,想再問一句沈琢有冇有興趣來自己俱樂部,這時身後有人“咦”了一聲,語調裡帶著幾分不確定道:

“你...你是Niko?”

-100......屬實傷害性不大,侮辱性極強。辜一鳴站在孫濤背後,原本抱著手臂站在那像座門神,後來嘴唇緊抿,最終默默掏出口罩戴上,身體抖得像犯了帕金森綜合症。周樂達不像辜一鳴那麼能忍,憋到極限就從鼻子裡噴出一聲兒,隨後不怎麼走心的掩飾性咳嗽,聽的孫濤眉毛都快皺到一起去了。周樂達看著電腦螢幕上,大守護者清完兵線就去刷對麵的野區,刷完野區又回來清兵線,清完兵線再去刷自己的野區......一看經濟,簡直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