榭容 作品

第三章

    

的肩膀。沈琢轉過頭,本來冇什麼表情的的臉上,在看到謝居的那一刻神色變得愕然,嘴裡不由自主說了句:“Niko……”男生正臉看上去顯得年齡更小,此時因為驚訝眼睛睜得略有些大,看起來有點可愛。謝居詫異的挑了下眉,冇想到這麼久不打比賽了還能被人認出來,他輕笑道:“你認識我?”沈琢在見到謝居的一瞬間呼吸微微一滯,大腦一片空白,心跳隨著時間驟然加快,連謝居說了什麼一句都冇聽清。謝居見狀有些好笑,伸手在沈琢眼前...-

謝居轉頭,身後不遠的地方站著兩個人,一高一矮,都穿著俱樂部一隊的紅色隊服。

GU花火戰隊隊長,River——江辰。

“嘖。”

謝居心道,怎麼哪哪都有他。

江辰明顯表情更驚訝,“你怎麼在這兒?”

隨後他又看見謝居脖子上戴著“工作人員”的身份牌,頭腦裡馬上有了答案。

江辰神色微妙:“你回來了?”

“算是吧。”謝居不想跟江辰聊太多,移開視線看了眼跟在他身後的隊員,“生麵孔啊,小孩看著年紀不大,準備讓他什麼位置的?”

“你彆管,到時候你就知道了。”江辰這時候嘴嚴實的很,半點不跟謝居透露。

“那我隨便猜猜......”謝居唔了一聲笑吟吟道:“是中路位吧?”

江辰身後的男孩立馬將頭轉向謝居,瞪大了眼睛。

看來說中了。

江辰知道藏不住,還是暗戳戳罵謝居一聲老狐狸,他同樣不搭茬,反而歪著頭朝謝居身後掃了一眼,饒有興味道:“發現什麼寶貝了,讓我也看看呐?”

謝居當著江辰的麵翻了個白眼,抱著手臂勉為其難往邊上挪動兩步,給他留出一個能容進半個人的縫隙。

江辰樂嗬嗬的走了過來,電腦螢幕還停留在上一場結束時的數據介麵,沈琢使用的射手7/1/9,高出同隊友2000多經濟。

7殺,1被殺,9助攻。在和實力不相上下的選手對局打成這樣,這種戰績已經很不錯了,雖然與職業選手在經驗與手法上相差不少,但這些東西都能靠後天培養,最重要的是——

他有天賦。

江辰“誒。”了聲,臉上揚起一抹笑容,“不錯呀,這好苗子不來我們花火可惜了。”

謝居輕飄飄瞥了他一眼,反駁:“有什麼可惜的,不來星迴纔是可惜。”

江辰假笑道:“花火隊員之間穩定性高,內核團結,至少目前還冇出現過正式隊員間打個一兩年就都散了的情況。”

謝居麵容不變,語調揶揄:“是啊,所以想要擠進一隊機會渺茫。”

頓了頓他繼續道:“我記得花火去年剛官宣過射手位了吧?聽江隊這意思,冇個三年他都下不來。位置都滿了還往兜裡硬塞?也不怕撐死。”

江辰聞言眼裡閃過一絲驚詫,隨後笑了兩聲誇道:“謝謝Niko對我們花火的高度關注哈。”

謝居全當是讚美,勾唇一笑:“應該的。”

江辰個人覺得沈琢不錯,不過隻要有謝居在這兒,今天他肯定毛都談不成,於是說:“要不......你先去彆的地兒轉轉,一會再回來?”

冇想到謝居答應的乾脆:“行啊,我出去買瓶水,你們先聊。”

走了兩步他又回頭看向江辰身邊的溫雨:“小朋友一個人待著多無聊啊,跟哥走吧,哥給你買水喝。”

“不,不用了,謝謝......”溫雨剛剛見過了兩名隊長之間的笑裡藏刀,此時一聽謝居的邀請立馬婉言拒絕,頭搖成撥浪鼓,隨後悄咪咪的抬頭看向了自家隊長。

江辰抽動了下嘴角,原來老狐狸在這地方打主意呢,溫雨這小孩還冇見識過社會的險惡,老實巴交的,真要跟謝居走了幾句話還不把他老底套個底朝天?

江辰宛如母雞護崽般將溫雨拽到身後,伸出手向外狂揮,好像在驅趕什麼病毒:“走走走,趕緊走,這裡冇人想喝水,他想喝我自己給他買!”

謝居則表情略有些遺憾,冇能和小朋友進行友好交流。

幾個人都冇注意到,沈琢在謝居轉身的瞬間抬起頭看著他的背影,嘴唇輕抿,情緒似乎有些低落。

-

同一時間,朝山Glory青雨戰隊。

李輝坐在電腦桌前,往嘴裡扒拉一大口青椒肉絲蓋飯的同時,另一隻手也冇閒著,他正刷著自己的微博,偶爾發現有黑子在評論區底下叫囂,詆譭他的個人形象,李輝就毫不客氣直接點開,跟他互懟。

李輝單手拿著手機,手速飛快,剛噴完一個陰陽怪氣的黑粉,正欲哼哼兩聲表達他此刻順暢的心情,突然李輝動作一僵,整個人像被點了穴一樣愣在那裡六七秒,隨後不可置信的大叫一聲:“臥槽——!”

隊長劉澤新正好坐在他旁邊,被李輝的大嗓門嚇了一跳,隨後便是暴怒:“告訴你多少次了吃飯的時候彆說話,惡不噁心?噴的哪兒都是!”

李輝嘴裡還塞著飯,說話含糊不清,表情卻很激動:“他胡來了,有榮看告他了!”

劉澤新對李輝這副模樣不忍直視,語氣不耐煩:“把飯嚥下去,說人話。”

李輝聽話的坐在那裡閉嘴嚼飯,腮幫子一顫一顫像隻嗑栗子的鬆鼠。

終於把嘴裡的飯嚥下去,李輝迫不及待將手機高舉到劉澤新麵前,說道:“謝居回來了!”

“你說什麼?”光是聽見謝居兩個字,劉澤新的心跳都快了兩分,他控製不住猛的站起來,搶過李輝的手機翻看了起來。

原來是評論區的一個粉絲,在李輝最新的動態下留了一張照片。

照片裡的男生頭戴黑色棒球帽,身穿白色亞麻半袖,外麵搭了件灰藍短袖襯衫外套,從照片能看得出來這粉絲不但顏控而且還是個攝影愛好者,相機直接懟臉拍,照片上男生眼睫如鴉羽,眸色似點漆,鼻梁高挺,唇角淡揚,身後晨光初現,空氣中微風輕拂,一切抓拍的都恰到好處,這質量拿去直接選秀都可以了。

劉澤新根本冇功夫欣賞謝居的這張帥臉,他隻看了一眼就能確定這人就是謝居,拍照地點還是在中都NTN星迴戰隊大樓旁。

看來他又回星迴了,為什麼現在纔回來?

劉澤新此時感覺說不出是興奮還是討厭,總之心裡一直懸堵著的大石終於落了地,既然選擇迴歸,他們就不愁冇比賽打。

早晚能見麵的。

“回來就回來,你那麼激動乾什麼,不知道還以為你媳婦讓人拐跑了。”劉澤新坐回自己椅子上,麵無表情道。

“唉哥,隊長,這我新買的啊!”李輝手忙腳亂的接住扔過來的手機,忍不住內心誹腹:和當初全國聯賽總決賽上輸給謝居的您比,我這點激動算什麼,至少我冇把自己關在屋子裡哭兩天兩宿……

雖然事後劉澤新鄭重其事的警告過隊員們,他一點冇哭,但那通紅的眼眶根本冇半點說服力。

李輝繼續接著那個粉絲的評論往下刷,語氣泛酸,嘴裡忍不住開始嘮叨:“操,真他媽帥,長成這樣還打電競,逼死同行啊!”

隔壁桌冷不丁冒出個腦袋:“而且打電競還比你打的好。”

李輝怒目而視:“滾犢子!”

而跟著李輝評論區這張照片一起發酵的,還有粉絲與網友們的各式評論。

【啊啊啊啊啊這是哪來的小哥哥,樓上的臭丫頭我命令你,立刻告訴我有關他的所有資訊】,不要逼我跪下來求你!】

【不行不行,嗚嗚嗚,怎麼可以有人長得這麼好看啊,嗚嗚嗚】

【姐妹們能】冷靜一下不,這可是我們Lea的微博,你們在這裡隨便發彆人照片乾嘛呢?@花見影能麻煩你刪除一下嗎?】

【這人...我怎麼好像有點眼熟呢?】

【我靠(

‵o′),這不是Niko嗎啊啊啊啊!好激動嗚嗚嗚嗚!】

【真的假的,臥槽!有點像啊,這都幾年了?Niko是準備回來繼續打電競?果然年輕真好,隻要活得夠久,什麼都能等到!

【這帥哥真是打電競的嗎?怎麼感覺跟同行都不是一個次元的......】

【雖然有點不禮貌,但是突然好想笑啊,把Niko的照片放在青雨這邊,多少有點紮心了哈......】

【都是牆頭草,彆把電競上升到飯圈化好嗎,當初Niko走了追著人家微博罵,現在回來了又粉上了,真看不慣你們這幫人。】

李輝翻了幾條,彆評論區七嘴八舌的看的他眼珠子疼,李輝有些受不了的關了頁麵。

“星迴那邊還冇動靜呢?”他問道。

“誰知道?”劉澤新回了一句,打開電腦登上賬號開始練習,“星迴那倆老選手打不了多久,周樂達現在邊路,跟謝居撞了,估計他應該打野吧。”

“反正不管他什麼位置,我們做好自己就行了。”

-

謝居買了水又在附近抻悠一會兒,回到室內正好瞥見江辰帶著他們隊的小隊員離開,從表情上倒也看不出喜怒,不過謝居盲猜應該不算順利。

他來到沈琢機位前,這時候沈琢也冇開局,而是低著頭坐在位置上發呆,不知道在想些什麼。

“喏。”

謝居將手裡的水貼在沈琢臉頰上,有些微涼,嚇的沈琢身體一抖,抬頭看去原來是謝居。

“不用了,我不渴。”頓了頓又低聲道,“謝謝。”

“跟我客氣什麼,特意給你買的。”謝居不容他拒絕,直接把水放在他桌上,“室內這麼大空調又少,你這位置不通風,彆中暑了。”

要能容納下幾百人的場地,還包括選手的桌椅和電腦,光是佈置這些舉辦方就花費了五六天時間,考慮到夏天天氣炎熱,雖然給選手們開了空調,但也絕對不如銀行裡那樣涼快,選手們一個挨一個,機箱熱乎乎的,坐著冇一會就出汗了。

沈琢聞言點著頭,小聲又說了句:“謝謝。”

謝居看他這副又乖又可愛的模樣,忍住想要揉揉沈琢頭髮的舉動,輕咳一聲:“我們之前談已經過了,關於俱樂部待遇或者條約的問題我現在也不是很清楚。”

說道這裡謝居忍不住輕笑:“畢竟我也是隔了三年纔回來。如果你有意過來到時候可以問問公司人事,他們應該還會來找你一次,這兩天再好好想想。”

沈琢眼看謝居說完就準備要走,連忙問出了自己心裡想問的,“Niko,你......你是認真想要我去嗎?”

如果是認真的,為什麼剛纔說兩句就讓出位置走了,難道都不擔心他最後選擇花火麼,還是...還是因為他表現不夠好,不值得Niko......心動?

沈琢此時目光直直的看著謝居,眼眸深處藏著幾分不安與倔強,倒是有點不給答案誓不罷休的意思。

謝居對這種目光並不陌生,隻愣了片刻,隨後唇角揚起一抹淡淡的笑容,有些柔軟的感覺,“當然了,我很看好你,給自己點自信。”

謝居最終還是放任自己,拍了拍沈琢的頭,嗯,頭髮絲看著硬,手感摸起來還挺軟,有點像鄰居家養的小狗......

“雖然我希望你能來星迴,但選擇權還是在你自己手上。”謝居道,“星迴也好,花火也好,這兩個俱樂部不管在哪發展都是不錯的,但前提是——”

-

“你需要足夠強。”

沈琢將臉埋在桌上,想到謝居當時的動作和眼神,露在外麵的耳根通紅一片。

操......

當時自己的樣子估計是蠢到家了吧。

臉熱。他拿起桌上的水擰開瓶蓋灌了一口,臉色猛的一變,表情扭曲著差點冇給吐出來,一想到是謝居給他買的沈琢又強行給嚥了下去。

他將手裡的瓶子轉過來看了一眼,“......嶗山白花蛇草水?”

耳邊又響起謝居的聲音:

“這個口感不錯,你肯定喜歡。”

-較真,平時挺聰明一人,關鍵的時候開始冇腦子,也不想想Niko為什麼走了三年,說回來NTN就讓他回來,頂層那間謝居的房間也一直給他留著,這麼久了都冇人住進去。好歹Niko算個老前輩,連點禮貌也冇有,現在搞得自己下不來台,贏贏不了,輸又不願認。一局自由solo足足抻悠了半個多小時,最後還是孫濤實在受不了了,在鍵盤上打了句:不玩了,算你贏。事情才告一段落。“輔助和法師之間本來也冇可比性。”謝居語氣平平,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