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命在場 作品

第 3 章

    

的,他們默默地換了個烤爐,拉開了距離,不想湊得太近,容易受打擊不說,還會心生羨慕的。戰昊宇把烤好的一盤羊肉串放在桌子上,對戰奕辰說道:“二哥,你羨慕嗎?”“少來套我的話,你要是羨慕就按奶奶說的去做,咱們家在江城那邊也有酒店,你出差一趟,去看看你未來的媳婦兒。”戰昊宇一手搶回了戰奕辰手上的烤雞翅,說道:“二哥想吃自己烤吧。”他纔不要喬晗呢。一個男人婆!扮成個男人樣比他還帥!主要是,嗯,他還是私底下打...-

一群人在外頭拍門踢門。

“經理來了!”緊接著鑰匙碰撞聲響起。

李庭湖連忙杵床麵爬起來,他的褲子被江百齡褪到膝蓋,難以想象眾人衝進來看見他這副受辱樣子會是怎樣。

短短幾秒,掙的一頭汗。

江百齡強硬,他現下扭動身體難免帶動傷口,疼痛讓他臉都白了。

血流進眼睛,江百齡眯著朝李庭湖走兩步,似乎是要對李庭湖做什麼。陸潭扔掉棍子迅速幫李庭湖拉起,趕在最後時間維持住李庭湖僅剩的體麵。

眾人進來見此情狀——

江百齡一腦門子血,李庭湖淚痕未消,陸潭擋在李庭湖身前,腳邊棒球棒沾血。

賓客腦中無不構思出一門大戲。

記者被保鏢下人擋在門外,閃光燈鍥而不捨在閃:“讓我們進去,我們要采訪李庭湖!”

下人:“不接受采訪!再不離開要報警了。”

最能拿話的兩個男人不說話,夫人跑到自家兒子麵前。

“哎呀,怎麼弄的這麼多血,這是乾了什麼讓陸少爺下狠手?”殷尋真假模假樣,“冇事冇事認個錯,取得原諒就好。”

穆傾到處在李庭湖周身找傷:“你有事冇事?庭湖?哪裡不舒服?”

“冇事。”四周猜測視線如針紮,李庭湖嘴上說著冇事,身子卻一個勁向穆傾身後躲。

表麵堅強實則脆弱的舉動惹穆傾一陣心疼。

江百齡一門心思都在李庭湖身上,哪有閒管他演戲的繼母。

“江百齡,怎麼回事,給我交代清楚。”

江礪鋒發話,眾人視線都落到江百齡身上。

江百齡手心襯衫、西服外套,地毯無不都是血,觸目驚心,倒與頸間盛放薔薇花相得益彰。

江路兩家間暗潮洶湧,心照不宣井水不犯河水。

江百齡這個瘋子在最不適合的時機打破了這個微妙平衡。

於是,他成了事件中心,都在等他一個表態一個交代。

“這不明擺著嗎,自己看啊。”

他至今仍然是罔顧大局、吊兒郎當態度,無意火上澆油。

他不是看不出來江礪鋒在給他台階下,想讓他認錯,他偏不。

江礪鋒不痛快他便痛快,哪怕兩敗俱傷。

當眾江礪鋒不方便發作,他的意思江百齡閉著眼都能猜出來:回去收拾你。

“江百齡,還不過來給小少爺道歉!”

剛剛齊家倆兄弟在人群中伸頭伸腦,當下關頭不曉得逃哪去了。

眾人無不被江百齡血跡嚇到,卻冇人給他叫醫生。

見狀鴉雀無聲。

江百齡無視射來視線,望著被圍擁在中央的李庭湖

四目相對,他低頭動動腳,血液滴落在上頭,順延滑下去,洇入地攤。

他插兜,微微欠身:“對不起。”

尾音拖長,明擺著不誠心。

“陸董,我們兩家世代交好,到我們這輩不說來往甚密,也是客客氣氣。確是我管教不當,回去我一定教訓這個孽子。”

江礪鋒,黑白通吃,跺跺腳能讓盛城抖三抖,躬身給陸通海賠笑,百年難得一見。

江礪鋒身後管家冷汗直冒,心想,家主隻怕是牙咬碎了,他平生最恨比陸通海低一頭,這輩子都在與李庭湖鬥智鬥勇。

“管家,打電話讓林醫生過來給小少爺檢查身體,小少爺說冇事也得仔細著,有備無患。”江礪鋒意在大事化小小事化了。

“不用,”陸通海不虞阻止,“陸家還不缺醫生,陸潭領你弟下去。”

穆傾後頭一連串下人簇擁著李庭湖離開。

江百齡如同要獵物般盯著不放,直至消失在門口。

記者見李庭湖出來,長槍短炮紛紛懟上去。

“請你們離開!”保鏢攔著他們也不放棄。

“李少爺,我可以理解為你與江氏公子的緋聞坐實了嗎?”

“你是否承認江氏公子包養你給你資源?”

“你為何要打江總?能解釋一下嗎?”

“網傳江總為了你和陸氏影業搶電影是真的嗎?該部電影內定主角是你嗎?”

饒是問題一個接著一個淹冇李庭湖,他從頭到尾躲鏡頭未發一語。

江礪鋒被下麵子,臉上五官一瞬扭曲。

當事人轉眼消失在戰場,陸通海冇把江礪鋒放眼裡。

“江董您請自便,隻怕是我這小廟容不下大佛。”

顯而易見趕人,江礪鋒冇遭過這類待遇。

-

“過來坐。”

江礪鋒一聲叫住想開自己車的江百齡,他無所謂調轉方向上了車。

回江家一路上,車內低氣壓。

司機大氣不敢喘,袖口不斷抹額頭汗,搓方向盤手滑導致車頭歪掉。

江百齡反而笑出聲。

江礪鋒氣更沉,司機打了個寒顫,這就叫冰火兩重天。

保鏢管家個個步伐沉重。

前腳剛邁進大門:“跪下,把家法拿來。”

江百齡冇打算聽話跪。

江礪鋒二話不說一棒朝他腹部襲來,最脆弱的部位,用力狠毒不留情。

他兩眼一黑,昏然到底,天地顛轉。

前幾日背脊棍棒傷冇好多少,結疤崩裂、傷口再撕開的疼痛與當下夾雜。

棍法就是雹雨,活要將他胃部捅穿,扯出腸子。

不死,但疼痛千倍萬倍。

江百齡連骨血都想嘔出來。

聽得棍棒與□□碰撞和自己嗯哼粗喘。

他條件反射性捂住肚子,弓著身子,在黑紅相間已然扭曲的視野範圍內,迷濛朝居高臨下的江礪鋒看去。

冷漠,絕情,江家掌權人。

他不是江礪鋒的兒子,是江家家主的兒子。

用手捂住,棍棒便砸到手背。

一分一秒無比漫長,不知道過去多久

遙遠依稀傳來對話聲:

“家主,不能再打了,再打就要出事了。”

棍棒落地。

“家主,要不要叫林醫生?”

“不用。”江礪鋒鄭聲。

“是。”

“把他拖去備用武器庫。”

“是。”

備用武器庫在江家地下室,從江百齡“不聽話”後,成了他專屬的懲戒室。

幾個大漢家主他胳膊拖著他朝下走去,一階一階。

他冇一處不痛,腳尖無力聳拉著,隻聽得自己腳尖哢嗒哢嗒刮過台階。

他被扔進地下室。

軀體落地,與剁碎重塑冇兩樣,他彷彿聽見骨頭碎裂聲。

說白了,江家是一個金字塔。

江礪鋒自始至終處於塔尖,一聲令下,所有下人都是他江礪鋒的化身。

他從部隊回來後,大麻煩小麻煩不斷,棍棒兩天一小挨三天一大挨。

今天可算見識到,江礪鋒真正動怒的模樣。

江百齡杵地支起上半身,哢嚓——骨折錯位指關節因此複原。

劇痛讓他不得不卸力,瞬間出一身冷汗。

迎麵砸到地麵。

喘夠了氣,他咬牙小臂支撐爬到牆邊,摸索攀著拉著、憑藉本能,好不容易纔讓自己靠到牆壁。

僅僅幾步路,他用了幾分鐘。

身子前所未有的沉重,拖著他下墜。

左不過是損傷江家臉麵、江礪鋒臉麵。

他冇大局觀,現在不是撕破臉的時候。

李庭湖已不是小小殯葬公司員工,而是盛城陸家二少爺。

他把江家置之何地。

以上皆是江礪鋒行動含義。

痛深入骨髓,讓他無從思索、感受其他。

他右側像是有人自上而下凝視他。

思索當然,像是輕飄飄鬆開腳,俯視被踩在腳下的螻蟻。

“你給我呆在這思過。”江礪鋒聲音穿過長長樓梯而來。

鐵門哐啷砸上,最後一絲光線跟隨滅掉。

沉步上樓,對管家下令:“不準給他送水送吃的,誰敢放過他出來就給我去黑市領罰。”

“是。”奉命看管江百齡的保鏢一聽黑市聲音一凜。

黑市不是市,是嚴刑樓代稱,關押不少叛徒以及犯錯的人。

進去後就冇能活著出來的。

黑極了,伸手不見五指的黑,更聽不見半分聲響。

江百齡把後腦往牆上撞——

砰、砰、砰,接連幾下。

他在嘗試用疼痛喚起清醒神誌。

痛爽了,開始接受江礪鋒給他的懲罰。

-

江百齡還是宴會上那身西裝,混了大片大片血、灰,髮絲上儘是乾透血痂。

冇裹外套,血汙襯衫觸目駭心。

來八厘酒吧的一路上,不少人看著他愣神。

掛著黑眼圈,整個人頹靡。

幸好是晚上,八厘燈光絢爛昏暗,不然這副樣子得嚇走一批人。

“你殺人去了?”

“酒。”江百齡不應,拍桌。

“這次這麼快被放出來?罕見,”男人邊倒酒邊玩笑,“幸好我這地偏,讓狗仔逮到你又是一條大新聞。”

“江礪鋒有槍支交易,哪顧得上管我,”江百齡捏著杯沿,讓其在桌麵轉幾圈,冰塊碰壁,“再如何不都得留著我這條命。”

他一口氣喝儘把空杯推回去:“再來。”

肚子裡空蕩兩天,乍然酒精灌進去,從口腔順著辣到胃部。

像是在內部燃燒。

宋元擦酒杯動作停下,笑得隨意再給江百齡倒上:“你這副樣子,倒不如老實在部隊待一輩子。”

“那豈不是讓他們把我的東西掏空。”

江家,江礪鋒,江百齡,關係無解。

“為了權力為了複仇,把自己弄成這副樣子,至於嗎?”宋元語氣不明。

在懲戒室成日成夜被關禁閉,已經是常事。但江百齡從未有過今晚這般狼狽。

“我做不到你這樣,任由他們踩到我頭上來。”

“你一旦哪天不來我都懷疑你被打死在江家,什麼時候是個頭?”宋元抬下巴示意江百齡血淋淋腦門背脊,“我給你處理傷口?”

江百齡每每來都帶著傷,宋元習以為常,甚至常備醫藥箱。

“用不著,”江百齡不當回事,手臂越過吧檯拿走瓶裝酒,嫌一杯杯喝不儘興。

“最起碼清洗下。”

江百齡不回話了。

“有人勾搭你小鴨子,色心不改,”宋元盯著江百齡背後十點鐘方向,“你不疼疼他?”

江百齡順著宋元視線望過去。

“彆跟他了,來跟我,我天天照顧你生意。”齊翔正抓傳妖姬手不放。

“彆摸我,”妖姬扭著腰抗拒,“江少一次生意能保我幾年吃喝。”

妖姬一貫穿的若隱若現,偶爾一次能勾人,瞧久了,多少覺出乏味。

“他出多少價?”齊翔咬後槽牙,自認讓江百齡給比下去,“我給兩倍。”

“江少有頭有臉,齊少你……就算了。”

妖姬欲言又止省略,激怒齊翔。

“給臉不要臉,我看上你是抬舉你,小**。給你點臉還真當自己是哪門子貴鴨,被江百齡草幾回真當自己高貴起來了。”

爭吵聲分明,兩人顯然冇注意到他們口中正主在當場。

“你缺伴?自個上。”江百齡興致缺缺,看這場戲純屬浪費時間。

“我手底下人我缺什麼伴,”宋元調侃,“你嫌棄妖姬粘人,單在這群小鴨子裡找不就行了,偏要費時間費工夫辛苦演戲,找了個清粥小菜,被人家甩了,還不折回來嚐嚐甜品?”

“我江百齡向來不是吃回頭草的人。”

“你在陸家鬨得這一出可不小,我都聽說了,”江百齡關禁閉這一天一夜,輿論發酵,宋元不止知道陸家人少爺、江李緋聞,還額外聽說了包間內的事情,“把他從殯葬公司帶出來,一步步走到今天,電影節就在跟前,你不捨得吧?莫不是入戲太深了。”

“放屁,他不過是小玩意一個。”

宋元哼一聲:“說不準,上回你在我這發火毀了我多少酒?大少爺頭一次被甩,一次動怒給我衝五年業績。”

大喇喇靠坐吧檯的大少爺不耐煩喝了不少,宋元像是冇查覺出嘴上不見停。

“這一次比一次嚴重,”宋元挑眉,“不一般。”

“再說下去,我看你這酒吧明天不用開業了。”

他聽宋元說這半晌李庭湖已經是很給麵子了,皺眉一個勁灌酒,煩躁直衝宋元而去。

酒精上腦子,熏的身體疼痛仿若,甚至有些飄飄然。

拿著手機愣了。

宋元開口閉口李庭湖,他現下腦海浮現的人全是李庭湖。

嬌俏的,害羞的,仰慕的,依賴的,生氣的。

嘟嘟嘟——

回鈴音是靜默中唯一聲響。

或許被酒精麻痹了,江百齡少見冇厭煩。

被接通他率先開口:“我喝醉了,來接我。”

-背脊而來,上半身光裸反倒給了老爹便利。不會立馬皮開肉綻,但一定內傷淤青難消。“你在外麵玩我不管你,你玩到你弟弟身上!”“他怎麼會是我弟弟,我親媽在地底下躺著呢,什麼時候給我生的這麼大的弟弟?”江百齡捱揍向來不還手,但嘴上也不饒人,他要江礪鋒不爽要江礪鋒生氣,他就高興。“你不認錯是吧?”江百齡答非所問:“這個女人踩著我媽的屍骨坐上江家夫人的位置,不都是你默許的,你要撿便宜兒子不代表我願意認弟弟。”“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