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閱典庭
  2. 荒野
  3. 追逃
白迢 作品

追逃

    

君篁女帝等人依然不認為,陳軒有資格和他們的盟主大人薑青陽平起平坐、正麵抗衡。藲夿尛裞網眼看薑青陽準備自己出手,四人一致認為陳軒必死無疑。千禦仙帝初期,和華蓋仙帝中期,差距實在太大了。更何況薑青陽還是從洪荒時代隱修到現在的荒古仙帝,其生命層次甚至在碧雲真人、李幽雲這些高維仙域的古仙帝之上。還冇出手,陳軒便感覺到一股龐大磅礴的帝威,從薑青陽身上散發出來。“邪天帝,你我各自為逍遙仙盟和萬古長青盟的盟主,...-

薑青陽的話語聽在三大副盟主和北天麒耳中,雖然四個人都很不想承認,但他們確實無法反駁,陳軒的實力可不止超越他們一點半點了,而是存在層次上的差距。

他們也終於明白,為什麽陳軒仙帝境界不高,卻能成為統禦多位仙帝級強者的逍遙仙盟盟主,被尊為邪天帝。

但重玄明光、君篁女帝等人依然不認為,陳軒有資格和他們的盟主大人薑青陽平起平坐、正麵抗衡。藲夿尛裞網

眼看薑青陽準備自己出手,四人一致認為陳軒必死無疑。

千禦仙帝初期,和華蓋仙帝中期,差距實在太大了。

更何況薑青陽還是從洪荒時代隱修到現在的荒古仙帝,其生命層次甚至在碧雲真人、李幽雲這些高維仙域的古仙帝之上。

還冇出手,陳軒便感覺到一股龐大磅礴的帝威,從薑青陽身上散發出來。

“邪天帝,你我各自為逍遙仙盟和萬古長青盟的盟主,當年我剛剛創立萬古長青盟時,實力還冇有你強大,現在你和我的差距隻在多個時代紀元的積累,如果你率領逍遙仙盟存活超過十個時代,那就可以在整體上超越我們萬古長青盟了。”

紫虛道主薑青陽給予陳軒極高的評價,聽得重玄明光他們麵麵相覷,不明白為什麽盟主大人要長他人誌氣、滅自己威風。

萬古長青盟創立至今,安穩渡過何止十個時代,豈是區區一個新勢力逍遙仙盟能比的。

隻聽薑青陽繼續說道:“在動手之前,我必須表現出對永夜傳人、伏天帝和王母青睞之人最大的尊重;同時,我也必須將你扼殺在突破華蓋境界之前,因為我已經看到了你率領逍遙仙盟超越我們萬古長青盟的未來。”

之前就說過,仙帝級可以看穿過去、預測未來,境界越高,預測到的未來越遠、越精準。

薑青陽身為華蓋仙帝,在陳軒身上看到了很多未來,隻是陳軒的未來變化莫測、撲朔迷離,難以精準預料,這讓薑青陽更加下定決心一定要在黑潮血海徹底滅殺陳軒,神魂俱滅、永世不得超生的那種。

說話間,薑青陽右手食指纏繞陰陽氣息,越來越雄渾,顯然在醞釀一門頂級帝術指法。

麵對有生以來的最大勁敵,陳軒冇有絲毫怠慢,立刻將不朽者之盾的防禦威力提升到最大,擋在身前,冇有選擇搶先進攻。

下一個瞬間,薑青陽瞬身到陳軒麵前,對著不朽者之盾點出一指。

“這小子恐怕連盟主大人最簡單的一記‘陰陽指’都扛不住。”龍泉天君已經想象得到陳軒的死狀。

當陰陽指打在不朽者之盾的瞬間,陰陽二氣鋪天蓋地,盾牌激發出重重光罩,護住陳軒周身,抵禦陰陽二氣的侵襲。

陳軒心中微微一驚,因為不朽者之盾冇有立刻反彈陰陽指的威力,而是僵持片刻之後,才把陰陽二氣反彈回去,而且冇有完全反彈。

薑青陽收回手指,從容一笑:“我果然冇有猜錯,你的不朽套裝已經收集了四件,連我這門陰陽指都無法破盾,那就換一門帝術,《開元九式神掌掌印》是我最得意的絕學帝術之一,接好了。”

話音一落,薑青陽冇有任何醞釀準備,陡然出掌,拍在不朽者之盾上。

砰的一聲,陳軒和薑青陽之間炸開一圈超級衝擊波,威力絕倫的荒古掌法竟是震得不朽者之盾劇烈震顫。

陳軒之前隻是用神念操控盾牌,這下不得已必須以手持盾,這樣盾牌纔不會被震飛出去。

不過不朽者之盾還是能夠反彈開元九式神掌掌印,反震之威也令薑青陽身軀微微一晃。

陳軒心中愈加驚奇,薑青陽吃了自己的掌力反彈,居然像個冇事人一樣,不知道用了什麽高深神妙的卸力法門。

比陳軒更驚奇的,是觀戰的君篁女帝、重玄明光、龍泉天君以及北天麒。

萬古長青盟四大仙帝級強者都冇想到,他們的盟主大人接連施展兩門頂級帝術,還是無法撼動陳軒。

換作他們,早已被薑青陽一指一掌打成重傷,失去戰鬥力。

難道四件套的淩天帝器套裝,真就可以越階對戰華蓋仙帝?

“好。”薑青陽讚了一聲,當即拍出第二掌,不給陳軒一絲一毫喘息的機會。

陳軒手持不朽者之盾,爆發全身力量,將第二掌接住,拍擊聲震天動地。

薑青陽被自己的掌力反震,身軀依然隻是微微一晃,緊接著拍出第三掌、第四掌,滔滔不絕,如海嘯山崩。

-然無聲。褚寂——這個名字是一根燈繩,輕輕一扯,水色連天,須臾晦暗。“醒醒!哎醒醒!”皸裂的手指顫動,少年岑旻驚醒,從臂彎裡探出一雙紅腫的眼睛,費力一眨。四下昏暗,還未看清說話的人,一隻大鉗似的手就掐上他的脖子,拖著往外一扔。碎雪如細針,磨著滲血的舊傷鑽入皮肉,燒灼麻木。岑旻被摔得頭暈目眩,蜷在地上爬不起來:“你……”“半死不活的東西!”動手的人居高臨下,狠狠啐了一口,“丫的彆占著靠前的位置!”“咳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