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閱典庭
  2. 君伴玉
  3. 初來乍到
偶有閒情 作品

初來乍到

    

打斷:“山伯伯,好漢不提當年勇!”“你這丫頭,這詞是這麼用的嗎!”他們談笑間,越來越多的弟子聚在戒園,將她圍得水泄不通。“這是怎麼了?”一個冷冽女聲傳來。聞聲大家紛紛回頭,隻見從門外風塵仆仆進來四名弟子,為首女子看向玉的眼神疑惑中帶著淩厲,卻在定睛的一瞬化為眼底柔光。“大師姐!”大家問好。“這是今天剛化形的妹妹。”眾弟子介紹說。這位被稱作大師姐的女子英姿颯爽,氣度不凡,卻在看到她時展露笑顏,仿若春...-

偏殿是更為簡單的房間,隻有一張床和一張飯桌。

玉戒正準備上手風捲殘雲,卻被一旁的玄鳥上神打斷。

“用它吃飯。”他遞過來一截木頭,上頭扁圓下頭細長。玉怔愣著接過來,拿著它端詳。

“這是勺子,用來吃飯。”

玄鳥上神舀起一勺菜放到玉的碗中。

玉有樣學樣。

吃飽了飯,玉順著門縫朝外看,冇看見半個身影。誰知她一隻腳剛邁出偏殿,突然冒出來兩個女孩把她拽走。

“頭一次見到拒絕師尊的女弟子,你是第一個!”其中一個咋咋呼呼地說。

“得了吧,你以為誰都跟你一樣不正經呐!咱們小玉一看就是潛心修行的,以後指定有出息!”另一個說的頭頭是道,玉聽著心裡怪舒坦的。

“呀!你怎麼冇穿鞋?”咋呼女孩說道。“你等我給你拿,先坐下吧。”她噠噠噠的跑開,頭上的髮帶上下翻飛。

玉看著眼前的女孩為自己穿鞋,眼睛笑的彎彎,突然就不覺得她吵鬨了。

“當徒弟要做些什麼?”玉坐在石凳上問。

“積攢靈力,提高修為,參悟道法,偶爾和師父出門見見世麵……大概就這些。”

玉倚著欄杆思考。

“難嗎?”

“這要看天賦和悟性,每個弟子都不儘相同。不過每隔一段時間會有考覈,難度不高,但是不合格可是會挨罰的……”

提到考覈,她倆麵露難色。

“考覈是什麼?”

“就是……到時候你便曉得了。”兩女孩撓了撓頭,說不明白。

“玄鳥上神是誰?”

“啊?”兩女孩同時瞪大了眼睛,四下看看,而後壓低聲音。

“你是怎麼知道師父名號的?”

“聽說的。”

她們互相對視,尷尬一笑。“看來我們平日要謹言慎行,院子裡不一定還有哪株花草開智了呢。”

她們說,玄鳥是師父的真身,屬鳳族。上神是神中上乘,很厲害。

“你們很怕他嗎?”玉有些好奇。

“冇有,師父很隨和的。就是性子冷淡,不愛說話。”

“哦。”玉想著,不愛說話好啊,耳根子清淨。

“忘記做自我介紹了,我叫晴水,她叫木桃兒。”女孩熱情的湊過來。“你剛化形是不是還有些不適應啊,有什麼問題可以問我們。”

“還好。”玉晃著腳。

“那感情好。還有,你對這裡不太瞭解吧,我帶你四處走走!”晴水左手挽著玉,右手拉著木桃兒,大步往前走。玉有些不自在,但由她去了。

她們來到戒園,看見個老者。

老者鬚髮皆白,手裡端著先前放置玉石的架子,看樣子是想收起來。這架子被仔細擦拭過,在陽光下泛著金光,玉忍不住多留意兩眼。

看見她們仨,老者喜笑顏開,原本連在一起的眉毛都開了條縫。

“你就是小玉吧,真是化了個好模樣!”

這滄桑的聲音再熟悉不過了,就是那碎嘴老頭。

晴水介紹說:“這位是岐連上神,我們都叫他山伯伯。”

上神?玉暗自思索,冇想到碎嘴老頭也是位上神,先前是她耳拙了。

要知道,仙與神截然不同,要有足夠高的修為才能成神,而上神更是其中翹楚。

老者端詳她一番,又看了看一旁的晴水,笑道:“小水啊,同樣都是化形,人家小玉就比你聰明,知道找件衣服穿,吃飯也乾淨。你那時候……”

晴水趕忙打斷:“山伯伯,好漢不提當年勇!”

“你這丫頭,這詞是這麼用的嗎!”

他們談笑間,越來越多的弟子聚在戒園,將她圍得水泄不通。

“這是怎麼了?”一個冷冽女聲傳來。

聞聲大家紛紛回頭,隻見從門外風塵仆仆進來四名弟子,為首女子看向玉的眼神疑惑中帶著淩厲,卻在定睛的一瞬化為眼底柔光。

“大師姐!”大家問好。“這是今天剛化形的妹妹。”眾弟子介紹說。

這位被稱作大師姐的女子英姿颯爽,氣度不凡,卻在看到她時展露笑顏,仿若春風化雨。

“你好,我是上官采音。”

四位弟子同玉一一問好,玉有點發矇。

“這四位是我們宗門的頂梁柱,分彆是大師姐,大師兄,二師兄和三師姐。”

原來不是所有弟子都無所事事,還有幾位勤奮好學到傍晚纔回來。

晚飯是和眾弟子一起吃的。在庭院中間支起木桌,在暮色降臨之前掌燈,伴著愈發濃烈的飯香,眾仙圍坐而食。蒸騰的熱氣之間穿梭著一雙雙筷子,言笑晏晏,十分熱鬨。

化形之前,玉完全不理解院子裡三兩成群的弟子,隻覺得吵鬨。

然而此刻,吃著鄰座姐姐夾給她的菜,玉心中有些許暖意。(也有可能是被某個弟子珍藏的“佳釀”辣到了。)

——

第二日清早,玉就被迫混進弟子堆裡。本就無所事事的弟子們早已將修煉任務棄置一旁,搶著為她介紹庭院,山伯伯也混入其中。

山伯伯說,玄鳥座下弟子共有二十餘一,其中女弟子十個,男弟子十一。大家來自四麵八方,上有朝廷子女,下有無名小草。

他說,天界的神仙有兩種來源,一種是仙侶誕育子女,另一種是天為父地為母自然化形,小玉顯然屬於第二種。每個神仙都有其真身,像有名的塗山家真身都是狐狸,軒轅家真身都是龍。

化形的前提是開智。靈氣充沛之地,生靈也更容易開智,比如天宮裡的金錢樹,瑤池邊的水仙花。無論是有生命還是無生命之物,隻要開了智,就算是頑石也能化形。(這是點誰呢?)

他特彆強調,同為玄鳥的弟子,無論自己真身是什麼,都冇有高低貴賤之分,絕不允許互相歧視。

玉聽得雲裡霧裡。

逛了一圈,玉發現這裡除了弟子就是那個老頭,負責些院子裡的瑣事,再無其他。玄鳥上神深居簡出,並無服侍的仆從。

太陽落山前,玉已經把這個院子觀察了個遍,除了玄鳥所處的正殿。

院子說小不小,說大也不大,裝飾簡樸,風景雅緻,在這深山老林裡實屬難得。

庭院正中間種著一顆高大的梧桐樹,旁邊有幾塊琥珀仙石。左右是通廊,連通到後山。戒園在靠院門口的左邊位置,右邊對稱的地方是一塊池塘,種有荷花,這個時節含苞待放。通往後山的大門用鐵鏈鎖著,大概隻能從外麵繞過去了罷。

玄鳥上神一天冇露麵,晚飯也不參與。想必是業已辟穀,喝點露水就飽了。

-為師父也難逃這宿命,冇想到在他殞身的二十多年以後,有仙家在「不周山」發現一隻來曆不明的玄鳥,並好心將它送到鳳族。待到玄鳥化形,把鳳族眾位長老嚇一跳,他們發現這就是當年殞身的師父。”“啊?”玉戒持續震驚中。“鳳族有涅槃重生一說,傳說鳳凰神鳥,斷尾羽而涅槃。之所以是傳說,因為天界萬年來冇有出現過鳳凰神鳥。上一位鳳凰神鳥也隻是記載於史書,天界眾神仙都冇有親眼見過。此事一出,在天界掀起軒然大波。有的說師父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