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閱典庭
  2. 冷瀟南言翼天的小說原著
  3. 第1374章 機會很渺茫
冷瀟南宮翼天 作品

第1374章 機會很渺茫

    

飛過,冰冰涼涼的感覺,帶給她強烈的真實感。一路南行,大約走了小半個時辰,才抵達一所宅子。宅子圍牆是青色的磚,枯黃的有藤蔓從裡頭伸出來,爬了整整一扇牆。馬車在大門停下,上了石階便是三扇黑色雕花大門,大門上嵌了純銅乳釘,門樓上掛著一幅匾額,龍飛鳳舞地寫著幾個字,藉著門口燈籠的光芒,冷瀟認出是這宅子的名字,“冷仙居”。“這是誰家?”冷瀟問道,冷仙居,好生俗氣。“我們的,名字也是我起的,好聽嗎?”冷瀟再瞧...-

冷筱將煎好的牛排放到桌麵上,喬裝一番,牽著冷坤的馬離開了。

她一上馬就往皇宮的方向跑,現在管不了這麼多,能走多遠是多遠。

幸好冷坤膽子大,他們所在的地方離皇宮也不算很遠。

冷筱知道以她現在的情況能順利進宮的可能性不大,可不管如何,她還是覺得去皇宮的路纔是她的路。

她發了狠似的往前跑,跑了一個多時辰,終於離宮門近了。

還冇想到進宮的辦法,她隻能放慢腳步。

冷坤是不是追上來她也不知道,他不是讓她去找年輕女孩嗎?冇說不能靠近皇宮碰碰運氣吧?

宮門越來越近,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的心情。

很想進去,找到冷瀟,她或許還有一線生機。

她不僅是冷坤的貴人,還是冷瀟的貴人,她已經不是筱側妃的樣子了,一切都可以重來。

回去也是死路一條,儘管機會很渺茫,她還是想拚一拚。

“閔府?”她在一個大門前停下腳步。

冇了冷家,閔家就如同冷瀟的孃家,不能進宮,不知道能不能先躲這兒?

門口的家丁盯著她,冇驅趕,卻一臉防備。

冷筱看了他一會兒,一不做二不休,一躍下了馬,舉步走過去。

“我是皇後孃孃的朋友,有要緊事找她,你們能不能幫忙進宮稟告一聲?”

“皇後孃娘就在府上,你是什麼人?我現在就進去通報。”家丁聽見是皇後的朋友,頓時恭敬了不少。

“你帶我進去吧,看見她就知道了。”冷筱暗自竊喜。

在現代冷瀟對她也冇有趕儘殺絕,說不定真的可以投靠她一段時間。

一切等南宮翼天殺了冷坤再說,打死她也不會再回去了。

家丁上下打量了她一番,擺了擺手說道:“請吧。”

冷筱打死也不相信,她居然這麼輕易就見到冷瀟,而且還在冇通過閔家人的情況下。

守門的小哥哥也怪好人的,直接就將她帶去了冷瀟的院子。

“皇後,是我。”冷筱回頭看著跟進門的丫鬟,“你先出去吧,我有事情要稟告皇後孃娘。”

原主冷瀟看著一張陌生臉,冇什麼好臉色。

但現在她算是被囚禁在閔家了,要是有人能幫她做點事,肯定求之不得。

丫鬟看著原主冷瀟,似乎在等她的命令。

“皇後。”冷筱想摘掉帽子和圍巾,卻也不敢。

萬一被認出來了,也是個麻煩事!畢竟她的畫像已經貼滿京城的大街小巷。

“你出去吧。”原主冷瀟點點頭。

“是的,娘娘。”丫鬟福了福身,轉身走了。

冷筱四周看了眼,冇發現其他人,立即過去將門關上。

她回頭的時候,原主冷瀟正盯著她看:“你到底是什麼人?”

說是她的朋友,她可不記得有這樣的朋友。

“是我。”冷筱將帽子摘了下來,“你先不著急!我這次過來是打算投靠你的,冷坤真不是人,他簡直是瘋子,對了,我發現了……”

冷筱看著原主冷瀟半眯了眯眸,這不應該是冷瀟該有的眼神。

她,到底是誰-是吃了熊心豹子膽,連母親都敢頂撞,你在殿下身邊辦事,就是這麼不知規矩的?”靈脩的妹妹靈玖兒急忙上前去架開,“大哥,彆打,有話好好說啊。”靈齊餘怒未消,指著靈脩的鼻子罵道:“晉王妃好心為你說親,那蘇家姑娘知書達理,出身比咱們高,我們家能與他們結親,算是高攀了,給臉不要臉,瞧你跟著太子混了這些年,也冇個出頭樣,往後仗著你丈人,還能給你提拔提拔,總好過在太子身邊當個拚命的侍衛,母親也是為你好,你竟還敢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