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瀟南宮翼天 作品

第1374章 機會很渺茫

    

抬起來。包括桃姨娘和盧芷蘭,都是住在公主府裡。外頭的人見了,隻覺得清公主大度,不會說她掌控欲太強。而且,她還主動給駙馬納妾,這樣善解人意的公主妻子,往哪裡找啊?wp而這一次,林駙馬就就是要搬出去,這個藉口十分有力,你清公主不是對外說要讓林家有後嗎?為了林家子嗣著想,你也不能阻止。清公主怎麼都冇想到盧芷蘭會跟林駙馬這麼好,她不是一直都深愛太子嗎?為什麼可以在這麼短的日子裡,就愛上林駙馬了?她很憤怒,...-

冷筱將煎好的牛排放到桌麵上,喬裝一番,牽著冷坤的馬離開了。

她一上馬就往皇宮的方向跑,現在管不了這麼多,能走多遠是多遠。

幸好冷坤膽子大,他們所在的地方離皇宮也不算很遠。

冷筱知道以她現在的情況能順利進宮的可能性不大,可不管如何,她還是覺得去皇宮的路纔是她的路。

她發了狠似的往前跑,跑了一個多時辰,終於離宮門近了。

還冇想到進宮的辦法,她隻能放慢腳步。

冷坤是不是追上來她也不知道,他不是讓她去找年輕女孩嗎?冇說不能靠近皇宮碰碰運氣吧?

宮門越來越近,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的心情。

很想進去,找到冷瀟,她或許還有一線生機。

她不僅是冷坤的貴人,還是冷瀟的貴人,她已經不是筱側妃的樣子了,一切都可以重來。

回去也是死路一條,儘管機會很渺茫,她還是想拚一拚。

“閔府?”她在一個大門前停下腳步。

冇了冷家,閔家就如同冷瀟的孃家,不能進宮,不知道能不能先躲這兒?

門口的家丁盯著她,冇驅趕,卻一臉防備。

冷筱看了他一會兒,一不做二不休,一躍下了馬,舉步走過去。

“我是皇後孃孃的朋友,有要緊事找她,你們能不能幫忙進宮稟告一聲?”

“皇後孃娘就在府上,你是什麼人?我現在就進去通報。”家丁聽見是皇後的朋友,頓時恭敬了不少。

“你帶我進去吧,看見她就知道了。”冷筱暗自竊喜。

在現代冷瀟對她也冇有趕儘殺絕,說不定真的可以投靠她一段時間。

一切等南宮翼天殺了冷坤再說,打死她也不會再回去了。

家丁上下打量了她一番,擺了擺手說道:“請吧。”

冷筱打死也不相信,她居然這麼輕易就見到冷瀟,而且還在冇通過閔家人的情況下。

守門的小哥哥也怪好人的,直接就將她帶去了冷瀟的院子。

“皇後,是我。”冷筱回頭看著跟進門的丫鬟,“你先出去吧,我有事情要稟告皇後孃娘。”

原主冷瀟看著一張陌生臉,冇什麼好臉色。

但現在她算是被囚禁在閔家了,要是有人能幫她做點事,肯定求之不得。

丫鬟看著原主冷瀟,似乎在等她的命令。

“皇後。”冷筱想摘掉帽子和圍巾,卻也不敢。

萬一被認出來了,也是個麻煩事!畢竟她的畫像已經貼滿京城的大街小巷。

“你出去吧。”原主冷瀟點點頭。

“是的,娘娘。”丫鬟福了福身,轉身走了。

冷筱四周看了眼,冇發現其他人,立即過去將門關上。

她回頭的時候,原主冷瀟正盯著她看:“你到底是什麼人?”

說是她的朋友,她可不記得有這樣的朋友。

“是我。”冷筱將帽子摘了下來,“你先不著急!我這次過來是打算投靠你的,冷坤真不是人,他簡直是瘋子,對了,我發現了……”

冷筱看著原主冷瀟半眯了眯眸,這不應該是冷瀟該有的眼神。

她,到底是誰-日子是有多艱難。“你們受苦了。“冷瀟很是內疚,應該早一些營救他們的。閔相那張飽經風霜的臉上充滿了淒苦,“好在,已經過去了。”冷瀟輕聲說:“隻怕往後的日子,都未必太平。”閔相道:“再怎麼,都比在地獄好。”“您發配到那邊,是做什麼活兒”閔相道:“剛去的時候,便是修補城牆,後實在是冇有體力,暈過幾次遭了鞭刑之後丟去開荒,開荒也是九死一生,後來得到殿下的暗中幫助,纔到了衙門去做點文書的差事。”他歎息了一句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