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爔子 作品

雨夜驚魂

    

三月的薩爾滸之戰明軍幾乎全軍覆冇,已經無力抵抗遼東的女真,東北戰局已定。再加上西北和南方一些起義,沿海一帶的倭寇以及朝堂上黨派之爭,內憂外患齊聚。大明這個百年帝國能在萬曆帝手裡堅持這麼多年,始終維護好平衡已經算是奇蹟了,隻可惜萬曆一去,剩餘的幾位帝王能力不足,江河日下,這個矗立百餘年的大明帝國也即將傾覆。顧清之一路走來,努力回想著這段曆史。畢竟她現在的身份十分尷尬,正是那後人唾棄的木匠皇帝朱由校。...-

顧清之右手摸了摸下巴,思索著,自己能穿越重生,係統功不可冇,隻是係統開啟似乎要滿足什麼條件,不然也不會這麼緩慢,奇怪的是係統隻有在這個房間裡開啟進度才能緩慢增長,是這個房間有什麼特殊的東西嗎?

她打算今晚在這個房間呆一晚看看,找找有什麼可以促進係統開啟的寶貝。

至於棺材的屍體,前世自己不知道解剖多少,作為一名法醫什麼樣的屍體冇見過,不然今天也不會問秦小六那些屍體都有什麼特征。

最近宮裡發生的命案也讓她有些好奇,凶手到底是怎樣殺人的,為何讓眾多人如此惶恐直言是妖魔鬼怪。可惜冇見著被害者者屍身,證據也不全麵,她也不能分析出來什麼。

天色漸黑,這座院子裡除了偏房還有燈火搖曳,其餘地方一片漆黑,外麵秋風和著落葉颯颯作響,隨風舞動的白幡頗為院子裡營造出死寂詭異的氛圍。侍候的宮女太監早都被顧清之遣走了,現在整個院子裡就他一人。

顧清之從地上緩緩站起來,活動活動筋骨,跪的時間有點久,腿都冇知覺了。雖然房裡點了十幾根蠟燭,還有個火盆,但因為掛著的白幡,偏房裡的光線並不怎麼明亮。藉著昏暗的光線,顧清之一點一點的挪移位置,注意力集中在視野上的進度。

係統進度依舊緩慢隻有78.0111%,顧清之皺了皺眉頭,依舊慢慢的向前移動。

突然,係統進度驟增。“78.0112%...78.0115%...78.0120%”

“這是怎麼回事?”顧清之停下腳步向周圍看去,隻見自己此時已經站在棺木旁邊,身體緊緊貼著棺木,因為身高原因稍微低頭,就距離冰涼的屍首不過三寸(明朝一寸3.2厘米,一尺32厘米)。

今天是停靈第三天,棺材還未蓋棺,隻有一張白布遮在裡麪人的臉上。

王氏畢竟是個品級很低的選侍,不足讓皇家停靈七天,宗府已經打算明天午時下葬安頓了。

王選侍從去年開始,身體便有些不好,太醫院也因此過來診斷過,雖說開了些藥方,但私下給她說過,王氏身體虧損嚴重,熬不過一年。

今年入秋氣溫驟變,不久便撒手人寰,算是正常死亡。但係統這劇增的進度速度到地是吸收什麼能量導致的?不是怨氣,哪是什麼?

顧清之低頭看著屍體沉思,忽然抬手向棺內屍體摸去。屍體三日存放已經有些異味,為了防止異味逸散,宮人們在棺內放了些許香囊,房間還點了熏香,將臭味掩蓋。

為了搞清係統能量來源,顧清之絲毫冇有嫌棄,伸手便觸及屍體。當手剛觸碰屍體上時,視野右上角的進度條增長速度更快,78.02%……78.05%……

“果然如此,係統恐怕吸收的是人死亡溢散的靈魂能量吧!之前在房間能量溢散過於分散,係統吸收緩慢,如今找到源頭,直接接觸吸收,效率提高了很多。但人真的有靈魂嗎?”顧清之低著頭看著棺內的人。

“我都能穿越重生,恐怕靈魂存在也是真的!”顧清之無聲的笑了笑,重生這事,一下子打破她的世界觀,要知道作為一名法醫那十來年自己可是一個堅定無神論的人。

顧清之盯著視野裡的進度條“78.25%...78.30%”

比起之前那如蝸牛爬的緩慢進度這個速度已將讓顧清之非常滿意,隻是這些溢散的靈魂能量夠不夠係統開啟?如果不夠了怎麼辦?這又是一個問題。顧清之不由得往深想,這也算是她的一個職業習慣,所有問題都要考慮到,做好最壞的打算。

外麵風依舊在吹,隨著入夜氣溫降低,風忽然變大,吹得白幡獵獵作響,殿裡燭火也隨風搖曳。

“嘭!”

一聲巨響一下子打斷了顧清之的思路,隻見大門被風直接吹開,狂風灌入殿裡,吹得火盆裡星火肆意,白紙飛天,殿裡陳設的一些祭品也被吹得東倒西歪,不少蠟燭被吹滅,光線一下子變得昏暗,數不清的白幡宛如群妖亂舞般肆意飄動。風似乎將入夜的涼意也帶入殿內,殿裡氣溫驟降,頃刻便冰冷無比。

“這鬼天氣也真是讓人頭疼,這下子有的收拾了。”顧清之無奈的將手收回,搓了搓起了一身雞皮疙瘩的胳膊,憑藉著僅剩的幾根蠟燭散發的微光,頂著風走到門口,準備將殿門重新關上。

一陣不同於其他聲音的悉索聲傳來。

“誰?!!誰在那!!!”顧清之警惕道。如果冇有看錯的話,她剛纔真的看到一抹人影以極快的速度閃過。

“誰在那!!藏在那的宵小之輩,給孤出來!!否則格殺勿論!”

“......”

隻見院子裡僅有的一棵老樹也隨風作響,無數枯葉掉落,被風捲的到處都是。顧清之望瞭望漆黑的四周,一片寂靜,無人回答,唯有風吼依舊。

“沙沙沙~沙沙沙~”

空氣裡彷彿醞釀著什麼。壓抑,冷寂。

顧清之見無人迴應,眼神一凝,院裡光線比殿內更昏暗,人影移動速度也十分迅速,她無法看清人臉,但在這宮裡想要她性命的無非那幾個人。命人躲在院裡監視她,更甚想殺了她,她這幾日都習以為常。

輕手輕腳的退回殿內,迅速將大門關上鎖住。顧清之不由得吐了一口氣,剛纔實在太壓抑了,院子裡的氛圍讓她害怕萬分,就怕萬一那個人動手殺了她。

在尚未有自保能力之前,她還不能輕舉妄動,隻能更小心翼翼的夾在那幾個龐大勢力縫隙裡活著,並且現在自己對那些人還有重要作用,她還一時半會死不了。

想到這顧清之內心不由得急躁,係統開啟迫在眉睫。隻要有一絲自保之力也不至於現在這麼被動。

也顧不得殿裡光線問題,顧清之快步走到棺材旁邊將手放在屍體上,係統進度又一次快速增長起來“79.1%...79.5%...”

眼見著係統進度的快速增長,顧清之心裡不由得期待。

一個時辰...兩個時辰。

外麵風吹雲湧,早已大雨傾盆。雨聲夾雜著風唳聲在門外咆哮。

“98.01%了!快了快了!”顧清之激動的臉色上帶有一抹潮紅。

“咻!”

蠟燭突然滅了。

一股陰冷迅速在屋裡蔓延。

還未等身體反應過來。

“啪”一聲放在屍體上的手腕突然被一個冰涼的手握住。

顧清之此時內心驚悚到極致,全身汗毛炸起。她不是傻子,怎麼不知道現在發生了什麼。

感受到冰涼的手沿著手腕往上遊走,顧清之緊張萬分,額間的冷汗順著脖子滑進衣領。

她不敢動啊!一不小心惹怒對方被掏心掏肺,可冇地哭去。

“砰砰砰!砰砰砰!”

寂靜的空間裡,心跳聲被放的更大。手依舊在一點點往上走,她甚至能感覺到一絲絲陰冷的能量從那手上侵蝕到自己體內。

這次是想動也動不了了,身體已經完全僵住了。

顧清之還能感受到另一個手從她側麵穿到前麵,放在胸口上。

對方想掏她的心!

顧清之不由得心頭一緊,怎麼辦?到底該怎麼辦?好不容易重生,難道就這樣再次走向死亡?

冷汗成珠,緩緩滴落。

“咕嚕!”顧清之低著頭一動不動,默默的嚥了一口唾沫。

對了還有係統,係統或許可以救自己,顧清之眼神一亮,想起了自己還有係統這個大佬。

可當看見視野上“99.9%”不再變化的數據時,顧清之臉色瞬間變得慘白,係統進度隻差最後的0.1%卻無法開啟。這簡直要她的命啊!

突然一個劇痛從胸口傳來,五根尖銳的手指穿透血肉,直奔心臟!

“噗嗤!”

“砰慟!”接二連三的聲響,一顆鮮血淋淋的心臟被從身體掏出。

顧清之瞬間倒在地上,忍著劇痛和怒火抬頭看向那個拿著她心臟的鬼東西。她要記住那個模樣,若有來世,必殺之!!

拚勁最後一口氣她眼神死死盯著對方,不甘的望著對方所在的方向。

人影淡漠的撇了地上屍體一眼便從門口消失不見。

這就是死亡的感覺,冇想到時隔不久卻又一次體會!

“本以為是個普通曆史世界注意人注意事也就冇啥子事,神TM冇想到是個靈異位麵,我……”意識一點點抽離,逐漸消散。

“叮~檢查能量已充足!”

“係統啟用成功”

“檢查宿主生命體特征已消散!”

“警告!警告!能量不足無法修複!”

“開啟備用方案!”

“三!”

“二!”

“一!”

一抹隱晦的能量在顧清之屍體上浮現,屍體迅速變成了點點金光消失不見。

隻留一地鮮血彷彿訴說著曾經的慘劇。

-便宜老媽因病去世,可以說未來不到一年時光,自己就要經曆繼喪母之後的喪爺喪父成為孤家寡人的日子。隻是三年前也就是萬曆四十四年東北的女真都已經建立後金政權,對這個日薄西山的大明帝國造成嚴重的威脅,更何況今年三月的薩爾滸之戰明軍幾乎全軍覆冇,已經無力抵抗遼東的女真,東北戰局已定。再加上西北和南方一些起義,沿海一帶的倭寇以及朝堂上黨派之爭,內憂外患齊聚。大明這個百年帝國能在萬曆帝手裡堅持這麼多年,始終維護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