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閱典庭
  2. 我的讀心術男友
  3. 看你被我親的眼神渙散的樣子
萬琦 作品

看你被我親的眼神渙散的樣子

    

這段時間他不回來已是常態。雖然已經結婚2年,但他們誰也不會去限製誰,隻要不損害兩家集團的名譽,他們的交友便是自由的。所以溫晚也冇有去過多的乾預,同時也冇有去限製自身。她打開微信,點進與蘇楠的聊天介麵,絲滑的發給了蘇楠:“伯森酒吧”這條簡訊。手機那頭很快有了響動:你家那位,怎麼捨得,讓你這個大美女半夜去酒吧的?手機這頭的溫晚既輕鬆又自嘲地發了條:顧老場子多,顧不上咱這個人呦!(本是輕鬆,但說出來還是...-

溫晚像個被看穿的孩子,在不捨到心虛間,神情飛速的轉化:“冇有啊!”

“那最好是。”顧北征回

聽到這似威脅的話,溫晚在心裡瘋狂吐槽:

煩死了!問的真多!就不能趕快走嗎?像前幾天一樣,最好消失的無影無蹤。隻許自己快活,不許百姓點燈!渣男!啊——!煩!

顧北征將手放在溫晚頭上,深舒了口氣道:“最近公司的安全係統被攻破了,這幾天我一直和陳柏森在處理這件事。”

溫晚的注意根本不在他說的話上,而是在,他為什麼會問自己是不是要出去。

靈光乍現,內心活動:一定是我穿的衣服讓他懷疑了,不行!

“北征,我真的冇有要出去。我這樣打扮不僅是因為蘇楠,也是想要給你看嘛~”

顧北征冇有說話,卻輕歎了口氣

溫晚見力度不夠,又撒嬌中帶著懇求的語氣道:“北征~”手輕輕拉著他的衣袖擺動著。

顧北征低頭望向她,喉結滾動。反手拉過溫晚的手,另一隻手順著脖子掐住溫晚的後頸,重重的吻了下去。唇齒撬開她的齒貝,加深了這個吻。

不知過了多長時間,隻知在溫晚快要窒息敲打他的胸膛時,他纔不捨得從溫婉的唇邊移開。

額頭抵著她的額頭,後又離開分米。曖昧的氛圍拉滿,眼神注視著溫晚。

溫晚喘息著,嬌羞又有些生氣的道:“你看什麼!”

“看你被我親的眼神渙散的樣子。”溫晚被顧北征大膽的發言弄得不知所措,大腦一片空白。

顧北征的視線冇有離開溫晚,後又將手放在溫晚的頭上輕撫。

顧北征的手很大,每次輕撫溫晚的頭時都會給她很強的安全感。

顧北征輕聲安撫著溫婉說:“好了,信你。我先去書房,還要和陳伯森商議些事。等我,很快。”

他用著幾乎是哄孩童的語氣,使溫晚的心頭有一種說不出的酥麻感。

-溫晚的內心卻在咒罵:老孃,當然美!用你說!要不是因為外界說你忘不掉什麼前女友,怕你做出讓我們兩家蒙羞的事情,我有必要刻意去模仿她?做什麼該死的替身?什麼品味!真的是土死了!或許是內心的想法令溫晚有些心虛,抬眼望了去,不知是不是幻覺,顧北征的眉頭緊皺了一瞬,道:“你就隻是你。隻要你喜歡,做什麼都可以。”溫晚驚訝地望著他,愣了兩秒,又立刻調整好狀態。貼上顧本征,撒嬌的說道:“北征你真好,有你真是我的福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