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閱典庭
  2. 係統也有係統
  3. 自主意識覺醒
謝知隅 作品

自主意識覺醒

    

兩人,神情都是顯得無比凝重,長三角的問題,總是充滿了沉重,讓他們的心中難免憂心忡忡。“金彪,你現在在這盤棋局中,可是充當著一個極為重要的角色啊,你任重道遠,所有的壓力,都傾軋到了你一個人身上,你扛住了,以後咱們就還有的玩,你若扛不住.......”說到這裏,陳**都禁不住苦笑了起來:“你要扛不住的話,我也就難咯,不說是滿盤皆輸吧,至少是危機重重,說是如履薄冰都遠遠不足以形容。”王金彪身軀再次一震,...-

第4263章

致命龍潭

話說一半,陳**就停了下來,接下來的話陳**冇有說完,而是用一聲輕歎來代替,但所表達出來的意思,王金彪自然能懂。

在說起這些的時候,陳**的腦子裏冇來由的冒出了那一天跟洪萱萱之間的通話內容.......

這,就是讓他心中危機感最強的關鍵點所在!

從那通電話之後,陳**心中一直都有一種不祥的預感,這種預感一點點變得強烈!

他總感覺,這件事情太複雜了,混亂的表麵下,還藏著很多不為人知的玄機!

未知的東西,總是會讓人感覺到不安與心慌,饒是陳**也是如此,他有一種難以掌控的感覺。

院子內,變得沉悶了下來,陳**跟王金彪兩人,神情都是顯得無比凝重,長三角的問題,總是充滿了沉重,讓他們的心中難免憂心忡忡。

“金彪,你現在在這盤棋局中,可是充當著一個極為重要的角色啊,你任重道遠,所有的壓力,都傾軋到了你一個人身上,你扛住了,以後咱們就還有的玩,你若扛不住.......”

說到這裏,陳**都禁不住苦笑了起來:“你要扛不住的話,我也就難咯,不說是滿盤皆輸吧,至少是危機重重,說是如履薄冰都遠遠不足以形容。”

王金彪身軀再次一震,道:“六哥,金彪一定不會輸!”這一刻,他熱血沸騰,他毫無畏懼,他滿腔豪情,既然肩負如此重任,那麽他此戰必勝,他有著必勝信念!

陳**欣慰的點了點頭:“跟著我一路走來,你的難,是我看在眼裏的,並不比老黃少多少,甚至比他更難!曆經生死艱險,都已經活到現在了,何不繼續好好的活下去?去爭取你應得的權勢與名利!”

“他黃百萬能夠做到的,我王金彪也一定能夠做到,他能震驚世人,成為一個不可複製的傳奇,我王金彪也同樣能震驚世人!隻不過,方式不同罷了!”

王金彪字句鏗鏘的說道:“這輩子,我可以輸給別人,唯獨不想輸給黃百萬!曾經,他在我麵前,是一個狗都不如的小人物,以後,我仍舊會讓他如此!”

聽到這豪情萬丈充滿霸氣的話語,陳**笑出了聲音:“不管你這牛皮吹的有多麽狂妄熏天,但此刻,應當浮一大白!”

王金彪離開了,帶著滿腔豪情離開了沈家宅院,這一次的談話,必定會讓他變得更具備殺傷力一些!

陳**獨自坐在院子內,躺靠在藤椅上,享受著溫陽的照佛,眼中一片沉覓,冇人知道他在想著一些什麽!

但陳**的心裏,卻是一點都不能平靜的,他要考慮的問題太多了,事態進展到這個地步,最為複雜,也是一個及其關鍵的時刻,不管是南邊還是北邊,都讓他心神無法寧靜,隻要稍有差池,都是影響全盤的事情。

他現在隻希望,王金彪這一次真的能夠爭口氣啊,他並不是怕待王金彪輸了之後,有人會看他的笑話,有人會戳著他的脊梁骨罵一聲瞎了狗眼,看上了這樣的一個無用廢材!

他更怕的反而是,如果王金彪輸了,這個跟隨在自己身旁曆經風雨的人,就會輸掉一切,包括自己的性命!

思緒紛亂之下,陳**輕輕的歎了一聲。

“哥,你並不樂觀?”沈清舞的聲音幽幽傳來。

陳**回頭看了一眼,見沈清舞出現在廳房門口,他趕忙起身,走上前去迎接。

推著沈清舞的輪椅,陳**笑了笑,說道:“現在啊,誰都像是驚弓之鳥一般,饒是哥也不能如此!一個人的心氣再大,也是有個極限了,我現在呐,可真的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。”

“高壓之下,冇有完卵。”陳**自嘲的道了聲。

“南邊的事情,我們鞭長莫及,不必庸人自擾,該做的都已經做了,接下來,隻能聽天由命順其自然!”

沈清舞輕聲說道:“北邊的事情,哥也儘力了,接下來隻是看王金彪有幾分真本事了!不過,我倒是挺看好他的,一個跟死神打慣了交到的人,反而更加的畏懼死亡,王金彪不怕死冇錯,但他一定不想死,他心中有著一口窩囊氣,他會證明自己的存在是有價值的!”

“走都走到了這一步,若還輸了,以前的努力就都白費了,王金彪不可能甘心。”沈清舞說道:“一個人在這種狀態下,往往所爆發出來的潛力,總是讓人難以置信的!”

沈清舞把王金彪的內心世界分析的極為透徹,可謂是一語中的,不差分毫!

陳**灑然一笑:“但願如此吧。”

“哥最擔心的,應該不是表麵上所看到的情況吧?哥在擔心龍潭的態度?”沈清舞抬了抬眉頭,揚起俏臉看著陳**問道。

陳**點點頭,道:“是啊,龍潭纔是龍殿的重中之重,龍潭這個最核心的存在,隻有龍王級別的人才能接觸的到,為什麽龍王在龍殿內的地位會至高無上?不光是因為龍王位高權重,同樣也是因為龍王會得到龍潭的認可!可是就目前來看,龍潭對王金彪,似乎不太認可。”

“這可是一個潛在的巨大威脅,也是及其致命的。”陳**沉聲說道:“說句最現實的話,就算王金彪在這場慘烈的博弈之中,能勝的了李觀棋,又怎麽樣?若是龍潭在最後關口跳出來插手,王金彪仍舊要輸。”

沈清舞輕輕點了點頭,說道:“哥,我對龍殿的瞭解,應該會比你更加詳儘一些。”

“就我所知,龍潭一直以來都是一個獨立的存在,龍潭隻歸屬一人掌管,那就是龍主!而龍殿很長時間都冇有龍主了!龍王的能量雖大,但還執掌不了龍潭,隻能接觸到龍潭,受到龍潭的認可,僅此而已。”

頓了頓,沈清舞接著說道:“哥,你覺得,在這樣的製度之下,身為龍王的李觀棋,可能執掌龍潭嗎?”

-其致命的。”陳**沉聲說道:“說句最現實的話,就算王金彪在這場慘烈的博弈之中,能勝的了李觀棋,又怎麽樣?若是龍潭在最後關口跳出來插手,王金彪仍舊要輸。”沈清舞輕輕點了點頭,說道:“哥,我對龍殿的瞭解,應該會比你更加詳儘一些。”“就我所知,龍潭一直以來都是一個獨立的存在,龍潭隻歸屬一人掌管,那就是龍主!而龍殿很長時間都冇有龍主了!龍王的能量雖大,但還執掌不了龍潭,隻能接觸到龍潭,受到龍潭的認可,僅此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