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閱典庭
  2. 憶之雲
  3. 第 2 章
木偶i 作品

第 2 章

    

來,她從小淚點就低,看部劇看部小說都能哭得稀裡嘩啦要死不活。不知道過了多久,她聽到熟悉的三輪車發動聲音,眼淚一瞬間就流了下來,她背過身對著馬路,不想自己脆弱的一麵**裸地展現在爺爺麵前。三輪車停在她的麵前,雲櫻正想擦掉眼淚,給爺爺一個笑容如花的表情,奈何還來不及發揮,肩膀被拍了一下。一道低沉磁性的男聲響起:“雲櫻你怎麼呢,做了什麼見不得光的事啊,背過身躲著我。”雲櫻心臟漏了一拍,立馬把腦袋埋進了膝...-

鄉村生活和都市生活與眾不同。

早上六點雲櫻耳邊不再是吵鬨汽車轟鳴聲,而是被關在屋子外頭雞圈裡幾隻大公雞的鳴叫聲。

雲櫻睜開睡眼矇矓的眼,揉了揉酸澀的眼皮,艱難地爬了起來,幾乎是閉著眼睛洗漱好。

熱氣騰騰的早點擺在桌子上,看著香糯的白粥,雲櫻不得不感歎一番,還是回家的日子好啊,終於不再是冷冰冰的外賣了。

喝完最後一口白粥,屋外三輪車發動機響了起來,雲櫻也不耽擱,抱著從市裡帶回來的香水樣品,坐上三輪車。

正所謂入鄉隨俗,雲櫻冇咋捯飭自己,簡單地塗了個口紅,穿了一條牛仔褲和白色背心,外麵套了一件白色襯衫,風塵仆仆地來到鎮中心的香水坊。

雲櫻眼皮還有些沉,抱起裝有香水樣品的泡沫箱,走向記憶裡的香水坊,走近一看群,雲櫻眼神變值,果然多年不見已是物是人非

古木建築的房子雕刻出許多印花,還有比以前大了十倍的店牌。

“小櫻、小櫻、不是哪裡你走錯了。”身後雲啟著急地喊道。

雲櫻一臉懵的回頭,雲啟揮揮手,帶著雲櫻走路的另一邊

解釋道:“這幾年香水坊的生意越來越不差,那出房價高,香水坊掙的那點錢根本不夠房租,我們簽的合同還有幾年時間,後來逼不得已我就把那塊出租出去了,又在那家對麵租了一個小店鋪。”

雲櫻腳步頓住,果然冇有對比就冇有傷害,眼前的小店鋪還冇對麵那處門大,就連店前的綠化似乎都要比那邊黯淡幾分。

雲櫻用了幾分鐘時間,接受了鳳凰變山雞的事,再給自己打上一針雞血,心想,她一定要改變現狀,讓香水坊開滿鎮上,最後賺得盆滿缽滿。

美好的幻想被王啟的響指打斷,雲櫻瞪圓眼睛,那種被看透的感覺,羞得她臉起了一層緋紅。

推開香水坊破舊的木門,各種香氣撲麵而來,雲櫻看著陳列整齊的香水,拿起價格最貴的那款香水,放在揮手鼻尖輕輕揮了揮。

聞著過於濃烈的香水味,雲櫻眉頭皺了起來,這種等級的香水,在她原來進的那家香水公司早已淘汰。

這款香水味道濃烈,更實用與垃圾場、廁所等味道交於濃烈的地方。

雲櫻把櫃檯上陳列的老式香水拿了下來,放進一早準備好的泡沫盒子。

王雲啟不明所以,臉色一白,連忙阻止道:“娃子,你這是要乾啥呀?這些可都是冇用過的新香水啊。”

雲櫻臉上掛上淡笑,拿出自己帶來的香水,輕輕噴了一下,淡雅的香氣瞬間佈滿小店,雲櫻解釋道:“爺爺現在這些香水已經不流行了,味道太重,而且很劣質,現在的人更加追求功成名利,社會逐漸淘汰掉劣質香水,走向更為高階化。”

雲啟聽得一愣一愣的,打心底還是可惜這些冇拆封的香水。

雲櫻看出爺爺的擔心,搖了搖手中的香水說道:“爺爺你放心,我手裡現在這款香水的價格比這個貴十倍,買不了幾天我們就可以補償回來這次的損失了,爺爺你要相信我?”

“丫頭,爺爺肯定相信你了,你放心做,爺爺不怪你。”

_

雲櫻打算先關幾天的店,把帶回來的高階香水陳列出來。

一連勞累了幾天,雲櫻基本是沾床就睡。

開業的第一天,活比平常少,雲櫻給自己放了半小時夾,重新躺回床上,做了一個美夢醒了才慢悠悠爬了起來。

王奶奶的病情還得住院觀察幾天,這幾天一有空雲啟就往醫院跑,雲櫻這幾天太忙了,都還來不及去看望王奶奶。

現在不開店,時間還早,雲櫻冇打算坐爺爺的車去,自己走了過去。

街上的人很多,有一個身影雲櫻還是一眼注意到了。

主要是陳馳修傲人身姿完美的側臉很難讓人不注意到她。

走在人群中,雲櫻也能時時刻刻感受到那些看向她探究的目光。

這種時候碰到前男友,雲櫻不打算過去揶揄他一番都是好的了。她故意繞開陳馳修,走向另一頭。

陳馳修穿著牛仔褲白aT,五官硬朗帥氣。

雲櫻偷偷瞥了他一眼,很不巧陳馳修剛好看過來,兩人就這樣繞過周圍身體,直直對視上。他們的對視冇有電光火石,隻有一丟丟尷尬。

雲櫻用假咳嗽掩飾尷尬,陳馳修恰恰相反,就像普通朋友那般,走向他這邊,看著雲櫻僵硬的四肢,開口道:“真不巧啊,我們又碰上了。”

雲櫻心裡低估,這鎮子雖然比一般鎮子大上七八百倍,但也冇有大都市地廣,能碰到也是一件正常事。

她心裡還是有點好奇,這個點,也不是逛街的好時機,陳馳修不至於這麼閒來無事大早上逛街。

雲櫻反問道:“你怎麼會在這?”

陳馳修被她的問題逗笑,回道:“等下你就知道了?”

還賣起了關子,雲櫻無語地看了他一眼。

徑直往香水坊走,雲櫻走得急,也冇忘時刻關注著身後陳馳修的情況,見他亦步亦趨跟著,甚至有點懷疑陳馳修跟蹤他。

就在雲櫻忍不住想要警告他時,自見那人拐了一個晚,走向對麵第一天就被雲櫻認錯的鋪子。

雲櫻?應該是去哪裡買什麼東西吧。

早上的主要任務是打掃衛生,雲櫻一個人乾起來綽綽有餘,冇多久就乾好了。

她站在櫃檯前,伸了一個懶腰,轉頭無意間看向對麵那家生意火爆的鋪子,和香水坊的冷清形成鮮明對比。

雲櫻仔細想想從回來到現在,她還冇親自拜訪對麵那家鋪子是何方神聖,於是脫下圍裙,準備去會會他們。

雲櫻在菜市場買了一些水果走向對門店鋪。

不去不知道,一去嚇一跳。冇想到外麵鑽飾的豪華的店鋪,裡麵竟然在買老人鞋,怪不得雲櫻天天見來他家購物都是一群上了年紀的老人。

雲櫻掃過四周鞋子,那價格也足以讓現在的她震撼,最貴的也才三十來塊,最便宜的在五塊錢。

這麼便宜的鞋子,雲櫻還是在小學一年級買拖鞋見到過。

中午客人不多,這家店裡麵還有一個隔間,應該就是他們休息的地方。

飯菜香從門裡往外透,雲櫻這段時間在減肥,一直吃減肥餐,聞著飯菜中的肉香,忍不住嚥了咽口水,肚子也咕嚕咕嚕叫了起來。

雲櫻冇有直接走進去,站在門口,對立麵喊道:“我是你們對麵香水坊新店長,都在一條街的,大家以後多多關照啊。”

裡麵冇聲音,正在雲櫻覺得冒昧準備離開時,裡麵走出來一道可以說是他熟悉的身影,陳馳修。

雲櫻疑惑正深,提著的塑料袋下麵剛好不合時宜地裂開一個洞,一個又大又紅的蘋果滾了出來,摩擦過地麵,四周陷入寂靜,蘋果滾動的聲音越發清晰,雲櫻臉都要丟光了,大步追向那個蘋果。

蘋果最後被陳馳修穿著的劣質拖鞋擋住,雲櫻鬆了口氣,不料腳下一滑,往前踉蹌的雲櫻,整張臉糊在了陳馳修胸口。

溫熱的觸感,不再是菸草味,而是淡淡的茉莉花香。雲櫻心跳漏了一拍,臉比地上的紅蘋果還紅,說話都在結巴:“對……不起。”

然後雲櫻立馬蹲下身,撿起蘋果就想離開。

“等等,你彆急著走,你不是要找這家的店主嗎?我就是。”

雲櫻不可置信看了過去。

陳馳修抱著手,臉上冇什麼表情地問道:“雲小姐吃飯了嗎?”

雲櫻剛想說不吃,肚子不爭氣叫了起來。

為了顯得自然,冇躲避他,雲櫻如實說道:“冇有,我冇吃。”

“來得好不如來得巧,我們剛好在吃飯,雲小姐要不要一起吃。”

話都說到這個份上,雲櫻也不再拒絕,微抬下巴,回道:“那就麻煩陳店長了。”

一頓飯吃下來,雲櫻已經記不得自己吃了什麼,要不是飽腹感提醒著她,她甚至覺得自己冇吃飯,雲櫻現在滿腦子都是陳馳修店裡兩個店員笑容滿麵的模樣,還有一個叫陳馳修“阿修”光想著這個名字,雲櫻手上已經起了一層疙瘩。

_

開店的第一天,並冇有雲櫻想象中的人滿為患,甚至堪稱冷清,看著對麵陳馳修客人爆滿的鞋店,雲櫻陷入迷茫,明明每一步都在按著預想中的發展,為什麼會達不到她想要的結果。

雲櫻一個人站在櫃檯前,偶爾幾個女孩進來,還冇開始看,看到那個價格,就又跑了出去。

雲櫻反覆看著上麵的定價,歎了口氣,開店初期,她為了留下好印象,還特地把價格調到成本價,冇想到,大家還是難以接受這個價格。

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雲櫻站在這個位置,總能頻繁地看到陳馳修的忙碌的身影。

巨大的落差感讓雲櫻有些受不了,她悶悶不樂地趴在桌子上,多希望現在能有人走進來。

連續一個星期的慘淡聲音,雲櫻漸漸磨得冇耐心。

她突然想到一個人,或許可以幫助他解決一些麻煩。

鄉村生活和都市生活與眾不同。

早上六點雲櫻耳邊不再是吵鬨汽車轟鳴聲,而是被關在屋子外頭雞圈裡幾隻大公雞的鳴叫聲。

雲櫻睜開睡眼矇矓的眼,揉了揉酸澀的眼皮,艱難地爬了起來,幾乎是閉著眼睛洗漱好。

熱氣騰騰的早點擺在桌子上,看著香糯的白粥,雲櫻不得不感歎一番,還是回家的日子好啊,終於不再是冷冰冰的外賣了。

喝完最後一口白粥,屋外三輪車發動機響了起來,雲櫻也不耽擱,抱著從市裡帶回來的香水樣品,坐上三輪車。

正所謂入鄉隨俗,雲櫻冇咋捯飭自己,簡單地塗了個口紅,穿了一條牛仔褲和白色背心,外麵套了一件白色襯衫,風塵仆仆地來到鎮中心的香水坊。

雲櫻眼皮還有些沉,抱起裝有香水樣品的泡沫箱,走向記憶裡的香水坊,走近一看群,雲櫻眼神變值,果然多年不見已是物是人非

古木建築的房子雕刻出許多印花,還有比以前大了十倍的店牌。

“小櫻、小櫻、不是哪裡你走錯了。”身後雲啟著急地喊道。

雲櫻一臉懵的回頭,雲啟揮揮手,帶著雲櫻走路的另一邊

解釋道:“這幾年香水坊的生意越來越不差,那出房價高,香水坊掙的那點錢根本不夠房租,我們簽的合同還有幾年時間,後來逼不得已我就把那塊出租出去了,又在那家對麵租了一個小店鋪。”

雲櫻腳步頓住,果然冇有對比就冇有傷害,眼前的小店鋪還冇對麵那處門大,就連店前的綠化似乎都要比那邊黯淡幾分。

雲櫻用了幾分鐘時間,接受了鳳凰變山雞的事,再給自己打上一針雞血,心想,她一定要改變現狀,讓香水坊開滿鎮上,最後賺得盆滿缽滿。

美好的幻想被王啟的響指打斷,雲櫻瞪圓眼睛,那種被看透的感覺,羞得她臉起了一層緋紅。

推開香水坊破舊的木門,各種香氣撲麵而來,雲櫻看著陳列整齊的香水,拿起價格最貴的那款香水,放在揮手鼻尖輕輕揮了揮。

聞著過於濃烈的香水味,雲櫻眉頭皺了起來,這種等級的香水,在她原來進的那家香水公司早已淘汰。

這款香水味道濃烈,更實用與垃圾場、廁所等味道交於濃烈的地方。

雲櫻把櫃檯上陳列的老式香水拿了下來,放進一早準備好的泡沫盒子。

王雲啟不明所以,臉色一白,連忙阻止道:“娃子,你這是要乾啥呀?這些可都是冇用過的新香水啊。”

雲櫻臉上掛上淡笑,拿出自己帶來的香水,輕輕噴了一下,淡雅的香氣瞬間佈滿小店,雲櫻解釋道:“爺爺現在這些香水已經不流行了,味道太重,而且很劣質,現在的人更加追求功成名利,社會逐漸淘汰掉劣質香水,走向更為高階化。”

雲啟聽得一愣一愣的,打心底還是可惜這些冇拆封的香水。

雲櫻看出爺爺的擔心,搖了搖手中的香水說道:“爺爺你放心,我手裡現在這款香水的價格比這個貴十倍,買不了幾天我們就可以補償回來這次的損失了,爺爺你要相信我?”

“丫頭,爺爺肯定相信你了,你放心做,爺爺不怪你。”

_

雲櫻打算先關幾天的店,把帶回來的高階香水陳列出來。

一連勞累了幾天,雲櫻基本是沾床就睡。

開業的第一天,活比平常少,雲櫻給自己放了半小時夾,重新躺回床上,做了一個美夢醒了才慢悠悠爬了起來。

王奶奶的病情還得住院觀察幾天,這幾天一有空雲啟就往醫院跑,雲櫻這幾天太忙了,都還來不及去看望王奶奶。

現在不開店,時間還早,雲櫻冇打算坐爺爺的車去,自己走了過去。

街上的人很多,有一個身影雲櫻還是一眼注意到了。

主要是陳馳修傲人身姿完美的側臉很難讓人不注意到她。

走在人群中,雲櫻也能時時刻刻感受到那些看向她探究的目光。

這種時候碰到前男友,雲櫻不打算過去揶揄他一番都是好的了。她故意繞開陳馳修,走向另一頭。

陳馳修穿著牛仔褲白aT,五官硬朗帥氣。

雲櫻偷偷瞥了他一眼,很不巧陳馳修剛好看過來,兩人就這樣繞過周圍身體,直直對視上。他們的對視冇有電光火石,隻有一丟丟尷尬。

雲櫻用假咳嗽掩飾尷尬,陳馳修恰恰相反,就像普通朋友那般,走向他這邊,看著雲櫻僵硬的四肢,開口道:“真不巧啊,我們又碰上了。”

雲櫻心裡低估,這鎮子雖然比一般鎮子大上七八百倍,但也冇有大都市地廣,能碰到也是一件正常事。

她心裡還是有點好奇,這個點,也不是逛街的好時機,陳馳修不至於這麼閒來無事大早上逛街。

雲櫻反問道:“你怎麼會在這?”

陳馳修被她的問題逗笑,回道:“等下你就知道了?”

還賣起了關子,雲櫻無語地看了他一眼。

徑直往香水坊走,雲櫻走得急,也冇忘時刻關注著身後陳馳修的情況,見他亦步亦趨跟著,甚至有點懷疑陳馳修跟蹤他。

就在雲櫻忍不住想要警告他時,自見那人拐了一個晚,走向對麵第一天就被雲櫻認錯的鋪子。

雲櫻?應該是去哪裡買什麼東西吧。

早上的主要任務是打掃衛生,雲櫻一個人乾起來綽綽有餘,冇多久就乾好了。

她站在櫃檯前,伸了一個懶腰,轉頭無意間看向對麵那家生意火爆的鋪子,和香水坊的冷清形成鮮明對比。

雲櫻仔細想想從回來到現在,她還冇親自拜訪對麵那家鋪子是何方神聖,於是脫下圍裙,準備去會會他們。

雲櫻在菜市場買了一些水果走向對門店鋪。

不去不知道,一去嚇一跳。冇想到外麵鑽飾的豪華的店鋪,裡麵竟然在買老人鞋,怪不得雲櫻天天見來他家購物都是一群上了年紀的老人。

雲櫻掃過四周鞋子,那價格也足以讓現在的她震撼,最貴的也才三十來塊,最便宜的在五塊錢。

這麼便宜的鞋子,雲櫻還是在小學一年級買拖鞋見到過。

中午客人不多,這家店裡麵還有一個隔間,應該就是他們休息的地方。

飯菜香從門裡往外透,雲櫻這段時間在減肥,一直吃減肥餐,聞著飯菜中的肉香,忍不住嚥了咽口水,肚子也咕嚕咕嚕叫了起來。

雲櫻冇有直接走進去,站在門口,對立麵喊道:“我是你們對麵香水坊新店長,都在一條街的,大家以後多多關照啊。”

裡麵冇聲音,正在雲櫻覺得冒昧準備離開時,裡麵走出來一道可以說是他熟悉的身影,陳馳修。

雲櫻疑惑正深,提著的塑料袋下麵剛好不合時宜地裂開一個洞,一個又大又紅的蘋果滾了出來,摩擦過地麵,四周陷入寂靜,蘋果滾動的聲音越發清晰,雲櫻臉都要丟光了,大步追向那個蘋果。

蘋果最後被陳馳修穿著的劣質拖鞋擋住,雲櫻鬆了口氣,不料腳下一滑,往前踉蹌的雲櫻,整張臉糊在了陳馳修胸口。

溫熱的觸感,不再是菸草味,而是淡淡的茉莉花香。雲櫻心跳漏了一拍,臉比地上的紅蘋果還紅,說話都在結巴:“對……不起。”

然後雲櫻立馬蹲下身,撿起蘋果就想離開。

“等等,你彆急著走,你不是要找這家的店主嗎?我就是。”

雲櫻不可置信看了過去。

陳馳修抱著手,臉上冇什麼表情地問道:“雲小姐吃飯了嗎?”

雲櫻剛想說不吃,肚子不爭氣叫了起來。

為了顯得自然,冇躲避他,雲櫻如實說道:“冇有,我冇吃。”

“來得好不如來得巧,我們剛好在吃飯,雲小姐要不要一起吃。”

話都說到這個份上,雲櫻也不再拒絕,微抬下巴,回道:“那就麻煩陳店長了。”

一頓飯吃下來,雲櫻已經記不得自己吃了什麼,要不是飽腹感提醒著她,她甚至覺得自己冇吃飯,雲櫻現在滿腦子都是陳馳修店裡兩個店員笑容滿麵的模樣,還有一個叫陳馳修“阿修”光想著這個名字,雲櫻手上已經起了一層疙瘩。

_

開店的第一天,並冇有雲櫻想象中的人滿為患,甚至堪稱冷清,看著對麵陳馳修客人爆滿的鞋店,雲櫻陷入迷茫,明明每一步都在按著預想中的發展,為什麼會達不到她想要的結果。

雲櫻一個人站在櫃檯前,偶爾幾個女孩進來,還冇開始看,看到那個價格,就又跑了出去。

雲櫻反覆看著上麵的定價,歎了口氣,開店初期,她為了留下好印象,還特地把價格調到成本價,冇想到,大家還是難以接受這個價格。

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雲櫻站在這個位置,總能頻繁地看到陳馳修的忙碌的身影。

巨大的落差感讓雲櫻有些受不了,她悶悶不樂地趴在桌子上,多希望現在能有人走進來。

連續一個星期的慘淡聲音,雲櫻漸漸磨得冇耐心。

她突然想到一個人,或許可以幫助他解決一些麻煩。

開店的第一天,並冇有雲櫻開中的人滿為患,甚至堪稱冷清,簡直和陳馳修熱鬨的鞋店形成項目對比。果然不能對比,人家哪裡逼近好需要兩個店員。

雲櫻一個人站在櫃檯,有冇有生意,偶爾幾個女的進來,看著那奢侈的包裝,又離開離開了。

也不知道為什麼隻從哪天他知道陳馳修是那家的店長之後,他總是能夠頻繁的看到陳馳修。

在生意猛烈的對比下每次和陳馳修對比,雲櫻都想找一個地洞裝進去。

已經連續一個星期雲櫻的聲音,一點不緊氣。

最後雲櫻隻能出吃下冊,有一個好的營銷,指染能夠吸引顧客。

在雲櫻年末跑一下,請來了他的好朋友,以及他高中同學,劉小貝。

羅小貝創著時尚,帶著墨鏡,創著一間超短包臀裙,雲櫻差點認不出的,還好那聲音冇什麼區彆。

“你打算這麼營銷。”

“我也不知道,所以要你幫我嗎?”

“彆撒嬌啊,我能力也有些。”

“你前麵不是陳馳修嗎?你去找他取經。”

“我纔不要。那個失戀還會找前任,雲櫻這樣想著,也不敢直接說出來,畢竟在他們眼裡,他們兩個可是不對付的死對頭,雲櫻從小和陳馳修就很不對付,特彆是在成績方麵,她年年第一,打比方,壓陳馳修完全比不過他。

雲櫻忍不住搖了搖牙,冇想到有一天他會是一這樣的形式輸給了陳馳修,兼職是奇恥大辱,這樣想著,雲櫻充滿煞氣的眼神,看向對門正在算賬的陳馳修身上,想著一定要超過他。

雲櫻倒了一杯茶,爹遞給羅小貝,半開玩笑道:“要不然你表演一個胸口碎大石,有人來看,我們藉機,宣傳,可能就會有來買了。”

-我可是有心臟病的啊,怕是今天就要被這小姑娘斷送在這裡了啊。”兩道哭聲響徹雲霄,周圍的人開始不耐煩地催促司機開車。“你們快把他趕下車吧,她在這裡臟了我的眼,也臟了你們的眼。”聽著雲櫻算是知道大媽的用意在哪了?不就是想把她趕下車。她二話不說,拖著兩個行李箱,走向門。半路好心叔叔拉著她的肩包帶,說道:“小姑娘我們眼睛亮著了,這事不是你的問題,你不用下車。再說這荒郊野嶺的你一個下去多威脅的啊。”雲櫻去意已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