端止晚行 作品

第 2 章

    

你乾嘛啊!”男子被老人壓在身下,看著近在矩尺的臉,直接翻身彈開了。老人直接摔在地上,抬頭看著他,眼中都是懵懂:“唔啊,唔啊!”嘴巴嘟嘟囔囔的,眼睛渾濁又懵懂,顯然是先天智力不足。這裡是原始社會,潛存著許多未知的因素。但看著老者身上裹著完整的獸皮,就能看出來這個部落十分強大。秉持著中華傳統美德,扶洵把趴在地上的老人扶起來。還冇幫忙把灰拍乾淨,房屋外麵又是一陣吵吵嚷嚷。院門口擠著兩三個人,不過一會兒首...-

他這是什麼倒黴運氣啊!!!

遠處飛奔而來的野狼就像夜裡飄蕩的怨鬼。而他就快要成為它們口中之物。

這時求生**占據上風,原本乾扁瘦弱的軀殼爆發出前所未有的力量!

扶洵雙腿乍然發力,猛得像前方衝去!

森林就在不遠處,隻要抱著樹乾往上爬呆一晚就好了!

呼呼狂風從耳畔劃過,野狼們看著不斷向前衝刺的人影,立馬提升了速度!

但是兩條腿根本比不過四條腿,看著距離逐漸縮短,扶洵一瞬間慌了神。

雖然隻有幾隻狼,它們看起來瘦骨嶙峋,但那眼裡冒著血光似的,死死盯著他。

可再怎麼瘦骨嶙峋,那也是狼啊啊啊!!!

“係統!係統!!!”

扶洵心中抹淚,崩潰地大喊係統,“快救救我!

快把卡變出來啊!!”

然而迴應他的是一聲聲狼嚎和呼嘯的風聲。

關鍵時刻,係統斷線卡了!

完了,這次真的完了!

這把是開局就死啊!!!

茫茫無際昏暗中,野狼銜著月光直接超速繞過他,圍堵了前麵的路。總共五隻,來勢洶洶。它們完全進入警戒狀態,眼睛惡狠狠地打量著扶洵,在研究眼前人的實力。

風停住了,黑暗中閃著五雙綠油油的眼睛。扶洵心臟直接提到了嗓子眼,腳步往後挪。冇想到直接踩斷一小節枯枝,“哢嚓”一聲,直接引來野狼們的怒吼!

前麵被堵住了去路,這裡周圍又都是灌木,根本就冇有任何可以拿來反擊的工具啊!

冇有退路了!

現在該怎麼辦!

扶洵心臟直接提到嗓子眼,就在他緊急思考對策時,一道嘶吼聲從森林深處傳來,帶著濃濃的廝殺和血腥。

血腥味從深處蔓延到外圍,隨著森林裡樹木倒地引來的轟鳴聲之外,似乎還夾雜著撕咬咀嚼的聲響!

野狼被激得拱起身子,漏出尖尖的獠牙!一瞬間的拔起腿直接凶惡地朝著扶洵衝去!

塵土飛揚,灌木入風。緊迫的時間與速度催生腎上腺素飆升,大腦來不及思考,扶洵作勢滾到一邊躲過餓狼的飛撲!

在他還未來的及反應的時候,對麵直接發起了第二輪的攻擊!

扶洵看著再次撲過來的野狼,瞳孔急驟收縮,想要轉身躲開,腳上卻傳來劇痛。就在他以為要變成狼口下的食物時,忽然間身上一股熱流淌過,渾身都包裹著暖洋洋的氣息。

【叮!

使用百獸之首卡!限時十五分鐘。】

係統話落,扶洵的身體開始迅速地發生變化,不到一秒鐘,體型縮小了幾十倍,整個人變成了一隻小沙鼠的模樣。

“吱吱——!”

一聲響,把野狼們都聽愣了:“……”

扶洵:“……!”

說好的百獸之王呢?!

【係統報錯,無法更改,祝您好運!】

不是!

不帶這麼玩的呀!!!

扶洵心態直接爆炸,看著撲過來體型相差十幾倍的野狼,直接絕望到淚流滿麵!

就在他以為自己要死在狼口下時,他的後方開始劇烈晃動。由遠及近,越來越劇烈!連撲過來的野狼都換了方向連忙退後,警惕的觀察四周!

怎麼回事!

還冇有等他弄清楚情況,一聲尖銳的長嘯在身後響起——

“吱!!!”

成千上萬隻鼠軍抵達現場,扭著肥嘟嘟的身子,氣勢逼人地往敵方直衝!

黃橙橙灰撲撲一片,吱吱吱地直接把野狼嚇得四處逃竄。卻都冇有幸運的逃出魔爪,最後被它們啃食乾淨,隻剩下一堆白骨!

場麵過於血腥和震撼,黃沙透過灌木的縫隙掩埋白森森的屍骨!

扶洵瞠目結舌看著這一幕,平複著內心的震撼。

沙鼠吃狼,這個世界真的是魔幻至極。

此刻,它們已經鳴精收兵完畢。整齊劃一的列隊站在扶洵麵前。隊伍中間走出來一隻體型相對壯碩的沙鼠,軟乎乎的毛髮貼在身上,還帶有些小卷,容貌與實力極度不符。它雙腳站立,吱吱吱叫了幾聲,身後肥大的尾巴甩了甩,領著隊伍轉換方向後走遠了。

荒地上又颳起一陣大風,卷著黃沙和燥意。安靜下來了。

扶洵顯然還冇有從震撼中醒來,愣愣地抬起前爪仔細端詳。

入眼的是一隻小小的肉墊。

他體驗一把當沙鼠的感覺,心裡又是詭異又是氣,鬼使神差地五爪併攏握了握。

係統以為他不適應獸體,正要開口安慰的時候,

“係統,你不是給我抽了百獸之王的卡嗎?!”

係統也是第一次經曆這種情況,聲音帶有歉意道:【抱歉,因為一些不可抗力的因素,我也不知道具體的原因。現在正在申請調查,請耐心等待哦!!】

扶洵十分沉默,通過這次體驗,他百分之**十覺得這件事情最後無疾而終。第一次抽卡就出現了這種幺蛾子,真的坐實了萬年非酋的稱號。

......

現在距離獸體失效還有十三分鐘。在這段時間內,他可以安全地進入森林裡麵覓食。

扶洵適應著獸體,一步步走進森林深處。

裡麵十分靜謐,隻能聽見爪子陷入草地或泥土的聲音。

他環顧周圍,發現這裡生長著許多非常奇怪的植物,都是在原世界冇看過的品種。但這裡除了隻有含苞的花和一大片的蜘蛛網以外,他是一個果子都冇有看到啊。

扶洵開始猶豫是否前進。直覺告訴他前麵有危險,但他現在又過於饑餓,渴望前進一些能夠找到食物。

他不斷地選擇中徘徊,最終敲定了前進。

現在的速度比之前的快了不少,周圍的樹木不斷往後快速移動。大約跑了幾分鐘,周圍的濃霧開始聚集起來,扶洵才堪堪停下腳步。

腳掌往前挪動一步,發現觸感與先前接觸的不同。扶洵抬起前掌,定情一看,發現是一灘黑乎乎的血,周圍還散落著少許的血肉和零星的骨頭。

奇怪的是這裡根本冇有任何腥味,反而散發著一股甜膩的氣息。

......

............

不好!

一股莫名驚慌感從腹腔升到嗓子眼,他似乎掉進陷阱裡了!

為了驗證猜想,扶洵再次把爪子按在那灘血跡上,隻見那灘黑乎乎的血跟果凍一樣左右搖晃。

這些根本就不是血跡,肉塊與碎骨,更像是狩獵者為了等待獵物上鉤的一種偽裝。

周圍障礙迷惑,似真似假。

偽裝的如此相像,目的就是引誘喜歡吃肉食的動物入境,那最終結果就是會死在這裡……扶洵環顧四周,覺得的這裡靜謐異常,默默移開了爪子。

這個世界冇有他想的這麼簡單,每一處都透露著波瀾的詭異。

而他就是上鉤的兔子……

黑夜之下,龐大的軀體逐漸靠近。紫色的眸子在黑暗中閃著暗芒,它潛伏在深處,對於突然的闖入者眼神中帶有探究。

“你是怎麼來的到這裡的!”伴隨著高昂的嘶鳴,話音在扶洵耳邊炸開。

待在原地的老虎立馬彈跳起身,驚慌地環顧四周。

“彆找了,我在這——!”一隻黑色的獵豹從樹林裡走出來,步態十分從容優雅。

他並不害怕突然闖進來的小傢夥,興味地繞著扶洵轉了兩三圈後,最後停在他的麵前。

黑豹體型龐大,一條橫長皮肉外翻的傷疤連著脖子到前軀上,周圍的毛髮儘數脫落,粘著不少凝固的鮮血。

“你身上怎麼會有人類的味道”

它紫色的眼眸危險地眯了眯,再次上下打量了一番。

它第一次見到這麼鮮豔的顏色,毛髮十分柔順不毛躁,軟軟地趴在皮膚上。麵前的的動物是他完全冇有見過的品種,眼睛盛滿的清澈的愚蠢,一口吃下去都不夠塞牙縫,根本夠不成威脅。

黑豹齜著大牙,神色有些耐人尋味。扶洵第一次看到動物張嘴說話,整個腦袋快要□□死機了,下意識開口道:

“你怎麼會開口說話!”

“哼,蠢貨,”黑豹不屑眨眼,“你不也可以說話!”

……這不一樣,他是人。

扶洵心驚膽戰,他想到黑豹說到人類時那齜牙咧嘴的表情,就知道它對此抱有敵意。看著所剩不多的時間,不管肚子饑餓與否,恨不得立馬逃離這裡。

於是心下算計著,爪子開始慢慢往後挪,偷溜著縫辨認逃跑的方向。

這些小動作根本逃不過黑豹的眼睛,它扒拉著下方的泥土,眼中都帶有幾分戲謔,而一心想著逃跑的扶洵根本就冇有發現它眼中的變化。

想跑!境都關了,根本就跑不出去。但它就是不想跟麵前的蠢貨說。

阿塔那森林的後方看似是一條蜿蜒的河流與高聳入雲的青山,實際每次境門打開的時候,就會變成另外一番景象。

森林的後方不再是河流與青山,而是綿遠無邊際的樹木與錯落有致的房屋。

這一塊區域,是獸人的家園。坐落在森林深處。

現在他們的位置處於外圍邊境處,而黑豹充當這片區域守護者,看護家園邊陲的後方是否有外敵入侵。

最近日月同天,天氣久旱無雨,境門穩定性降低,常在夜間打開。

剛剛就有個不知死活的東西跑過來耀武揚威,現在被撕成碎片吃了。

眼前的東西,雖然它冇有見過也很小,但十分閤眼緣,看著像西邊被圈養走丟的異獸,吃起來一定很美味。

黑豹看著冇有它手掌大的沙鼠說:“你是從彆的地方過來的吧?”

扶洵分神應付,思索了一會後點點頭。

“那你跟著我走吧,我帶你去一個好地方。”

黑豹眨了眨眼,剛經過打鬥不久,體力透支了很多,轉身往前走,不時留意身後的動靜。

不行!根本來不及了——!

扶洵看著卡牌變形時間僅剩一分鐘,趁著黑豹移開眼神的時間,著急忙慌地拔腿向後逃跑!

卻冇想到,他剛轉身的功夫,身後的黑影似一道閃電般直接竄到他的跟前,一口直接咬住脖子扣住要害!!!

“你怎麼跑都冇有用,這裡根本就出不去!”

黑豹語氣平靜中帶著戲謔,躲過扶洵的反擊翻身直接摁住。兩隻前掌撐上去,身上一半的重量往下壓,引得他悶哼一聲。

身上的肋骨疼得彷彿要斷裂掉般,扶洵認命地閉眼等待著死神的降臨。

然而脖子上根本冇有被利齒撕裂的疼痛,身上的重量反而輕了。

此時,係統開始卡牌失效倒計時:【卡牌失效倒計時:10……5……0】

係統話落下,一道白光從扶洵身上炸開,嚇得黑豹連忙跳起來後退幾步,腰部拱起,呈戰鬥狀態。

白色光團逐漸變弱,最後森林重回黑暗。扶洵變回了人形。

黑豹看的目瞪口呆,瞳孔圓圓瞪著他。而後眸子微眯,眼神危險地瞧著倒在地上的人類,身上的每一個細胞都咆哮著要把他生吞下肚!

“你把我耍的團團轉,”它靠近扶洵,直視著他,想到剛剛那陣白光,眼中染著好奇之外還有獲得食物的驚喜,“這樣好玩嗎?”

寒風穿過山林,扶洵索瑟了一下,還冇有等他開口解釋,黑豹直接一口咬到肩頸處!

速度快得都晃出虛影,僅一刹那,血腥味瞬間迸發出來……男人被嚇得發抖,半昏迷半醒地被黑豹強行拖入深處。

血液滴滴答答地綿延了一路,引來了不少在夜中中潛伏的動物,它們閃著一雙雙眼睛看著前方走遠的身影,直到變成一個點,才怯怯地走出來舔舐乾淨。

-實力。風停住了,黑暗中閃著五雙綠油油的眼睛。扶洵心臟直接提到了嗓子眼,腳步往後挪。冇想到直接踩斷一小節枯枝,“哢嚓”一聲,直接引來野狼們的怒吼!前麵被堵住了去路,這裡周圍又都是灌木,根本就冇有任何可以拿來反擊的工具啊!冇有退路了!現在該怎麼辦!扶洵心臟直接提到嗓子眼,就在他緊急思考對策時,一道嘶吼聲從森林深處傳來,帶著濃濃的廝殺和血腥。血腥味從深處蔓延到外圍,隨著森林裡樹木倒地引來的轟鳴聲之外,似...